砂拉越拥有独特的地理环境,更拥有多种特殊的农业产品,砂拉越胡椒不仅是一个名词,其本身就是一个学名,更享誉香料之王。

Advertisement

从事影音制作业,扛了28年录影机的萧特财,万万想不到自己为了攻读两年的硕士班,因一篇论文从此改变其一生,渐渐淡出录影圈的他,今后的下半辈子选择与“砂拉越胡椒”为伍,从此形影不离的行销胡椒产品!

萧特财说,既然要撰写砂拉越胡椒,必须找一间公司来作为研究的对象,从中研究并撰写该公司的历史和故事。想到这里,萧特财突然来了灵感,倘若去写一间别人的公司,为何不自己成立一间公司,自己边写边研究,这岂不是更划算?

扎根砂州进军西马

“何况,我突然发觉到砂拉越胡椒有利可图,除了在砂拉越比较广为人知,在西马一带、台湾、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甚至全球各国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此认为砂拉越胡椒可为,故此决定此为下半辈子的新目标,对于砂拉越胡椒充满信心及动力。”

萧特财说,砂拉越胡椒在州内市场算是饱和,所以他并不打算与前辈竞争,反而让他产生兴趣的是砂拉越以外的市场,比如西马一带,还有亚洲、西方国家。

他说,婆罗洲一带有许多闻名于世的农产品,甚受世人爱戴,比如印尼的猫屎咖啡、峇里奥高原生产的食盐等,都是举世闻名。砂拉越胡椒亦不逊于这些农产品。

不走传统路线

他说,历史中曾经记载,在古代黑胡椒的价值等同黄金,最疯狂时期一袋黑胡椒可以在意大利威尼斯买下一栋豪宅。市场上许多著名的黑胡椒,其实不就是来自砂拉越?

他称,砂拉越胡椒出产量全马第一,全球第三。可想而知,砂拉越胡椒在世界香料之中的排名与地位,而被誉为“会辣的黑胡椒”原来都产于砂拉越,而砂拉越胡椒正是我们代表性的农产品之一。

西马人难忘砂胡椒

萧特财说,西马的消费群只要初尝砂拉越胡椒后,总是想再吃。

“很多西马的朋友告诉我,他们从未吃过如此纯而且质量优良的胡椒。他们在市面上买到的胡椒粉,大多经过加工,想吃到原汁原味的土产,非砂拉越胡椒莫属。”

他强调,前几年攻读项士班,每次去西马都会带一些砂拉越胡椒做手信,吃过的朋友念念不忘,这种情况下启发了他更有决心去创业,并对自己的产品更有信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