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去过甘榜士巴达浪(Kampung Sepatalang),对于沙巴内陆的情况没有概念。不过近期有机会到一趟砂拉越深山,或许可让通讯部副部长扎希迪当作另一种参考。

Advertisement

那应该是我在国内坐过最颠簸的一次路程。从美里驱车到弄瑟拉(Long Selaan),近300公里,还不及吉隆坡到新山,却必须花上约倍数的6小时才能抵达。

开离市区后,先是还有一段窄小的柏油路。随著四周的环境都是一片原始森林后,路况变得逐渐险恶。黄土滚滚不说,路面的石块颗粒与凹凸,让四轮驱动仿佛化身成一架按摩椅。不同的是,全程开启Non-Stop高度震动模式,一次过预支全年的按摩额度,差点让整个老骨头错置移位。

官方报告非真实感受

抵达民宿后,一看,手机讯号零格。明明全球已经嚷嚷要迈入5G时代,四周也有些散落村户需求,但抱歉,城市里最基本的通讯需求,在那里就是不给力。

那几天,到访一些传说中的新瀑布打卡景点外,也到原住民长屋区关怀刚被烧毁的受灾户。有时抵达一些地势较高的山区,突然传来叮叮咚咚短讯声,这才发现原来手机讯号果真符合人性设计。

踩低拜高。低处不稀罕,唯有高处见。

所以,“爬树少女”薇薇奥娜(Veveonah)说,必须爬上村落附近的一座山坡,以获取较为顺畅的网络,我深信不疑。但扎希迪能在国会问责环节上,迅速驳斥沙巴民统党上议员唐纳彼德的质问,并一口咬定薇薇奥娜撒谎,这种高速的“应变能力”,还是让我有点意外。

想必,在副部长的认知里,真的相信大马电讯公司呈上的覆盖率报告,认定目前4G网络覆盖率高达90%,加上对方是一名必须使用网络上载影片的Youtuber,因此一开始才会斩钉截铁。

副部长的逻辑判断其实也不算错。可惜的是,他忽略了大马民情,并不太清楚大马许多所谓的报告书都是“无感报告”。官方说一套,民间感受又是另一回事。而关于网络覆盖率这回事,与其不断高坐在布城的办公室内,我认为副部长不如真正走一趟偏乡野里,了解各地的通讯情况,这样也算是真正对得住自己的官场职责。

但我也想提问,若薇薇奥娜真的是撒谎,扎希迪连同另一名财政部副部长阿都拉欣巴吉里就可以在国会上大做文章,透过一名小女性来赚取行政的“合理正义”筹码吗?

谦卑面对民生课题

当然可以。不过说得不好听,这样的问责文化,毫无气度,也没有格局可言。国会上,争辩讨论的公约单位,正常来说应该是社区或国家。就算再怎么人身攻击,充其量只能缩小至政党人员,而非寻常百姓。我们当然知道,大马国会长久以来的“否定文化”很常见。无论对方提出怎么好的建议或批评,只要咱们分属不同阵营,一律反到底。

无奈的是,这次否定的对象,在所有形势上都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女性、青少年、原住民、贫困家庭、东马偏乡地区等,相对位高权重的两位副部长,在事发后仍未察觉这丝毫敏感点,接二连三发言后才惊觉言论失当。

这不就是大马政客常常典型的轻蔑心态——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

或许,这也能成为所有当权者的最好借镜。无论是非对错,当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享受许多权力与资源时,面对社会贫困的边缘人物,更多时候并非先应该要分辨是非,阐述大道理,而是要先付出同理关怀,用谦卑的心态来面对所有民生课题。

这样做未必能彻底解决问题,但起码能先获得人民的基本尊重,知道在这混沌不堪的政局里,依旧有一些人性关怀的清流代议士可零星依赖,并间接挽回多少人对政治冷感的绝望。

可惜的是,当原本崇高的国会议员沦为利用一名学生来说嘴时,国民对国家变好的期盼讯号,恐怕也要与爬树少女一样,必须费劲更大的力气往上探索了。

评论: 郭朝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