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大学学生薇薇奥娜6月13日上传一段人在树上扎营苦读的视频。时光荏苒,倏忽三个月过去了。漫长的90天里,朝野政党的领导,多在忽悠,少有认真跟进,立马伸出援手,加快建构当地无线的骨脊。

Advertisement

不但这样,9月3日通讯部副部长扎希迪偏在国会上议院指控,薇薇所行,不是囊萤映雪的精神,而是哗众取宠,伺机套取视频的点阅率。据上议院的记录,副部长当时这么说:“薇薇当日其实没有考试。我们查过了,她狡黠极了。我们别被蒙蔽。这些网红旨在制造话题,她想爆红,实际没有应考。她之所行,纯为娱乐,博取大家同情她没有网线。”(页4)

此言一出,最终搞到扎希迪道歉,首相诚邀她一家共餐,可见网络不举,证据确凿。何况,同日上议院会议早有议员提起,薇薇的遭遇,乃是许多沙巴人共有的体验。耐人寻味的是,据云4G的覆盖将从现有的91.8%提升至96.9%!(页3)

尽管统计接近满分,覆盖的分界,仍然常有盲点(blindspot),干扰讯号。问到这里,议长插话:blindspot国文何谓?答曰:黑点,titikhitam。议长再问:还有别的称谓吗?又答:看不见的地方啦(Kawasan tidak nampaklah)。

问答至此,讨论的焦点,显然已被转移;也间接投影了议员辩论的素质所在,恐怕也是网络如此的缘由。结果,年年月月,新加坡环岛都有1Gbps的网速,薇薇只能仰赖网树……。

兜兜转转的沉痾宿疾,当然不限东马位在山旮旯的乡区。城市的边郊,以及新建的社区,不少也有类似的困窘。想要上网,仅限家中二楼阳台某一个角落。说是洋楼,其实不过是另一棵摩登的网树,各位则是不同程度的薇薇。

评论: 杨善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