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此次沙巴州选,笔者以为泛民兴党阵营所追求的是沙巴州政权与联邦政权分庭抗礼的局面,而国盟─国阵─沙巴团结党阵营所希望的局面是以联邦执政党的优势来为沙巴人规划更多惠民计划。总言之,双方为沙巴未来五年的发展提供了两种选项:一是民兴党政府以沙巴为根据地制衡联邦政权以换取更多的自治权,二是选择和国盟联邦政权统一,以换取联邦的各种优惠,简言之,一独一统,壁垒分明。

Advertisement

在观看沙巴州选的相关报道时,笔者发现有些受访者不满联邦政府主导沙巴石油税,有者更主张沙巴独立。其实,对于“沙独”主张,身为西马人的我并不因此反感,我始终主张各州人民都应享有爱故土的权利,沙巴是沙巴人的家,所以沙巴人维护自己的权益,并摆脱西马的劣质殖民,天经地义,而且“住民自决”是《联合国宪章》所赋予的基本权利,若连讨论自己家园的未来都不被允许是很可悲的。

当然,回归现实,沙巴要彻底独立的可能性极低。但是,靠现行的选举制度去建立和联邦政权相抗的州政权却是在技术上能办得到的“沙巴独立”,这是在联邦制框架下的“独立”。此外,沙巴的公民社会可以考虑和砂拉越一同建立东马共同体的论述,效法英国苏格兰地方分权的经验,以求在联邦制下重建东马与西马的对等地位。

但是,若联邦制下的独立得以实现,也可能导致州政权在地方上一党独大,因为民兴党+在此次选举的目标是要取得2/3议席,若此局面成真,在野党对州政府的监督力量就会被削弱。

至于要和西马联邦政权统一的主张其实也没错,但是,其结果必然是州级政府和联邦政府都被同一政治集团垄断,联邦制将形同虚设,高度自治的希望就会变得渺茫,西马扶植的“儿皇帝”首长将继续仗著有联邦政权撑腰的优势对沙巴资源巧取豪夺。

若要改变这种局面,沙巴需要的是及时的体制改革和健全的公民社会以监督政府,而非寄望于政客的承诺。

此次沙巴州选将影响沙巴政局乃至全马政局的演变,州选结果将决定大马民主化进程的速度(可能触发闪电大选),或奠定二月政变以来的政治版图(若朝野阵营权衡利害后选择按兵不动)。

此次沙巴州选经验将成为大马反对党运动的重要参照,一是沙巴提供了新马来西亚国族建构论述的参照,二是证明本土派政治力量可以借联邦制的优势对一党独大的联邦政府进行釜底抽薪,在政治版图的一分一合之间,大马的反对党才有喘息的空间,大马的民主转型才不会断气。

简言之,没有新沙巴,就没有新大马。如今沙巴成了朝野争夺战的最前线,全马都注视著沙巴,经此一役,先不论双方成败如何,沙巴都将成为大马各州的典范,她的地方自治与文化多元也将成为全马的普世价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