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小媳妇突然丢失戒指。她翻箱倒柜,疑心四起,搞得全家人不得安宁。最终老祖母走进小孩房里,摸索到某个架子上,顺利找到戒指。

Advertisement

别人都惊叹老祖母的厉害,实际上她眼睛已几乎全瞎,不过为了不惊动家人,她逐渐练习用其他感官来生活,反而让她成了另一种生活智者。

她才发现,所有人都有日常动向。每个人在没有意识下,会重复同样路线活动,或说著相似的话。换句话说,每个人像是沿著铁轨行走的火车,每天都有运作常规。只有在脱离常规时,才会丢失东西。

当小媳妇不见戒指时,老祖母回想小媳妇的日常,发现她那天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即将有臭虫的小孩垫子拿出去晒,而小孩也兴高采烈参与消毒。老祖母推测,小媳妇为了避免戒指在奔忙时丢失,应该会把戒指藏在小孩房的高处。

小媳妇一直遍寻不著的原因,就是太依赖平日的生活路线;只懂得往日常的刻板记忆搜索,却没想到日常反倒成为一种盲点,阻碍她找到了戒指。

Advertisement

这件事后,老奶奶正欣喜能仰赖诡异的直觉,比其他人更敏锐感受生活,没想到又发生一件事,让她多了一层领悟。

某天,她沿著走廊路线走路,没想到竟撞上正在绣花的小女儿。她斥责女儿为何不坐在平常的地方绣花,女儿顿时觉得莫名其妙,强调一直坐在平常的地方。

后来才发现,随著季节变化,走廊阳光照射的位置会改变,而小女儿会随著阳光角度而下意识移动位置,这才不觉得自己“偏了常规”。

这是经典的《百年孤寂》故事。作者马奎斯透过上述情节,提醒一回事:有时我们须摆脱日常习惯与假设,才能看见真相。

Advertisement

安华前天宣称国盟政府倒台,因为已获得多数国会议席,并强调拥有许多马来人及穆斯林国会议员。不过,他坦承国家元首尚在国家心脏中心接受治疗,无法顺利觐见,至今尚未能获得认可。

同天,慕尤丁却宣布加码“我们关怀”援助计划,针对B40、M40及各领域支援等群体,派发金额总值高达百亿令吉。

若仔细追踪安华与慕尤丁过去的行为,看似寻常,也算是脱轨。

让国盟盟党猜忌扩大

姑且不论安华三番五次高喊变天的计划,这次较不寻常的是,他特别强调多数来自马来人及穆斯林国会议员,这种声明不仅与他之前做法不同,也与公正党一直以来坚持的多元路线偏离。

但从各盟党的反应来看,安华此举显然并未获得共识。而绕过元首认可,撇开其他成员党单独出来召开记者会的举动,显然获得政权的说法不攻自破。

种种迹象不寻常,明知是下策,为何安华还要一而再重复使用这伎俩?当然,这跟沙巴州选不无关系,而这样的虚招还是想让国盟成员党不合的猜忌扩大。但这种偏离政治常规的做法,不也让人看见了安华的另一面真相——为了政权,不择手段。

本来,政治就少不了手段。不过,公正党率领的希盟,算是为大马人注入改革国家的梦想,也让多少年轻人看见新价值的诞生,就算要行使手段,也应该要建立在众人认可且合乎程序的基础上。而当安华持续不懈奋战的举动,其实是来自于他的改革决心,或纯粹是自尊心?

同样的,在国家经济持续衰退的当而,慕尤丁还能透过与国库不成对比的拨款,宣布大型援助计划。可喜的是,这次援助对像基础相对广泛公平,但究竟钱从哪里来,首相是不是透过另一种方式借花献佛,不得而知。

正巧,美国政府与高盛集团都陆续归还一马发展公司的基金,或许这算是一种及时雨。不过,究竟在这次疫情中,会不会制造另一个一马公司弊案,我不敢想像。

当政治人物脱离日常行径,丧失基本的信仰,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怜的是,他们却都还活在错觉,误以为还抓著正义与公平的说话权,而人民虽然看透真相,却只能无奈为这些政治人物的任性买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