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疑,这是安华的政治豪赌。过去数次自称掌握足够议席,最终却落得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结局,现年73岁的安华若再功亏一篑,将赔上自己政治生涯中残存的威信,甚至道德制高点。

Advertisement

从政治利益角度,安华目前与慕尤丁的共同处境是,闪选对自己不利。对希盟,尤其是人民公正党与诚信党,若巫统与伊党双剑合璧,则希盟将要折损好一些马来人选民居多的议席。对慕尤丁而言,他与土团党在闪选后遭巫伊吞噬,几乎已是定局。

慕尤丁与安华的博弈

而安华与阿末扎希之间,在现阶段又分享共同目标:拉倒慕尤丁政权。只是安华盘算的是取代慕尤丁出任首相,而阿末扎希放手一搏的是,解散国会。

于是安华下注:结合巫统部分议员势力,推翻慕尤丁政权;再赌国会不解散,让自己一圆首相梦。安华假设自己掌握的简单多数,会因“西瓜靠大边”的心理促成“人滚人”的效应,凑成比国盟更稳固的大多数,好让自己不受个别议员要挟,处理问题时具备更大弹性与空间。

Advertisement

理想的算盘是如此,惟现实仍充满变数,取决于接下来慕尤丁与安华之间的博弈。第一、慕尤丁能否在国家元首接见安华前,不管用什么方式,凑回足够的多数议席,继续掌政;第二、慕尤丁与安华达成协议,在某些条件下共组政府;第三、慕尤丁放手解散国会,交由选民定夺各自命运。

为追求权力自打嘴巴?

从另一个角度,509大选后所发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党派势力重组。“喜来登夺权”背后的概念是:筹组一个排除行动党与安华的政权,惟因为纳吉、扎希等官司缠身的领袖参与,导致马哈迪最后一刻抽身。若慕尤丁与安华联手,其联盟排除的是马哈迪势力(还有阿兹敏派系、伊党势力),甚至在条件成熟时,隔离巫统官司缠身的领袖。当然,也不排除慕尤丁与马哈迪联手的可能,将安华(公正党)、行动党、纳吉等派系扫出局。

如果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以原则要求政客,就变得不切实际。然而,这不代表政客可以毫无底线,不顾一切追求权力。若纳吉等人在安华的名单内,对安华个人,甚至是希盟,都是一大污点,往后要用理想召唤群众,就更难了。

实际上,“喜来登夺权”之后,希盟要“反政变”,已是难上加难。扣除土团党(亲慕尤丁派系)、公正党叛将(阿兹敏派系)之后,希盟能够拉拢回来的议员,已是少之又少,只能往其他阵营里撬门。如是一来,国盟乃“后门政府”的标签,又要打脸自己了。

遗憾的是,希盟执政22个月,尚未建立起制度,导致后来的权争,充斥政治利益的交换。说白了,如果建立起独立自主的司法制度,今天谁会相信自己能以跳槽的方式,洗脱罪名呢?而谁又会因为担心自己遭受不公审判,迫不及待回朝掌权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