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已告一段落,首长人选也明确了,但对选举成绩的解读,以及其后续的发展,却依然值得关注和具有参照价值。

Advertisement

首先, 沙巴人民联盟虽取得胜利,国盟+国阵+沙巴团结党,以38席加上3名投入其阵营的独立人士,共41席,执政沙州,但下野的民兴党+,依然握有32席,拥有一定的影响力。

从势力分布版图来看,沙巴人民联盟虽在议席上拥有优势,但朝野双方支持率与509大选时变化不大,这形势会否持续?又会如何牵动来届全国大选时沙巴的25个国席走势?

这场州选也被首相慕尤丁视为对其支持度的检验场。此次州选,沙巴人民联盟尤其是国盟的竞选策略,就突出慕尤丁的形象多于候选人的形象,而慕尤丁也表明,沙巴州选的成绩将做为会否提早全国大选的风向标。

不过,沙州选举成绩显示,巫统依然老树盘根,同时也没放弃主导欲望。巫统是沙巴执政联盟内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14席),土团党虽找到立足点,但只拿下11席,却获分配首长,这会否引起巫统的不满,甚至加剧两党的矛盾?

进而言之,巫统、土团党的政治博弈,从议席的分配到首长的安排,不会只限于沙巴,反之在西马半岛,两党的明争暗斗,加上伊党插上一脚,三强相争,权力和资源如何分配,才是能否提前大选的考量关键。

此次,州选虽然有3名独立人士脱颖而出,但这3人并不是政治新人,反之属于政坛老将,其中两人是原区守土的议员,另一人则是土团党地方领袖,他们的胜出或多或少与地方政治有关。3人也在中选后,表态支持沙巴人民联盟。

可是,9个参选的本土独立政党及其他独立人士,均全军覆没。这是否也反映了,在两大阵营激烈竞争下,在西马已无法生存的单打独斗小玩家方式,也在沙巴式微?即使是靠著地方政治力量脱颖而出的独立人士,最终也须选边站。

网络与社交媒体兴起的时代,打著全民首长口号的沙菲益或民兴党+无法走入卡达山杜顺姆鲁族选区,没能带动非穆林土著的政治认同转移,是此次失利的主因之一。这会否也将是来届大选,希盟+在马来腹地的警示征兆?

评论: 林建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