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在沙巴州选举前,宣布掌握多数国会议席可以执政中央,但这对沙巴州选举选情没有太大冲击,甚至给人认为只是“狼来了”寓言。

Advertisement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表示,安华的变天计划言之凿凿,但这对沙巴州选的影响并不大。

“沙巴是地方性政治,加上早前首相慕尤丁宣布“我们关怀”计划中,向B40低收入群体派出1000令吉,在乡村而言,1000令吉相等于2至3倍,大于安华的效应。”

他认为,“我们关怀”计划,比安华变天计划影响更大。

他也指出,在2004年后,内陆的卡达山、杜顺和姆鲁的选票已三分天下,民兴党的帆船印象其实在卡达山、杜顺和姆鲁并不佳,而盟友民统党的基层动员并不强。

Advertisement

时评人员胡逸山也同样认为,安华的宣布对沙巴大选不会掀起太大的影响,因为公正党只竞选7席,但只赢得2席。

“这证明他的政党,在沙巴整体的影响力并不是很大。

他指出,大家也对安华这一次变天宣布不太当真,有点“狼来了”的感觉。

另外,两名作客“东方云Talk”的嘉宾认为“bossku”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回归政坛的可能性很高。

李泰德认为,纳吉从前首相到如今透过面子书,以讽刺的方式抨击政治对手,这显示他要让大家觉得,自己依旧存在。

“巫统如今的一盘散沙,反而对纳吉有好处。若一马发展公司弊案被淡忘,巫统支持率回升,加上巫统没有明确领导人,纳吉之前是前首相,在加上良好的巫统血统,而且有大部分区部主席都支持纳吉。”

他指出,若纳吉洗脱罪名,又碰上解散国会举行大选,纳吉再成为首相并非不可能。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掀起的“bossku”风潮,成为政坛的另一个新景象。

胡逸山认为,无论是在华人政治或马来政治中,只要对方还与政坛相应,他还有其合适宜和有其存在性。

胡逸山以纳吉早前接受中东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访问为例分析说,纳吉在访问期间不断出现手势,并佩戴戒指和名表。

“这显示纳吉还有实力,还有政治野心。”

全国大选或上演首相之争

虽然沙巴人民联盟最终推举土团党沙巴主席拿督哈芝芝为沙巴州首长人选,但沙巴人民联盟于周六胜选后,在首长人选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或会出现在全国大选后的首相人选。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指出,从2009年霹雳州变天,到2020年2月“喜来登行动,大马的国州宪法,都为君主和州元首设立一个灰色空间。

“从宪法角度而言,或会是蓄意的安排。在双方都各不相让的时候,君主或州元首都有这个灰色空间,作出这个判断。”

“国盟眼看稳定,但2018年沙巴州元首,让沙菲益阿达宣誓,在2020年又让沙菲益阿达解散州议会,州元首或会比较倾向民兴党。”

“而在选委会的文告中,民兴党赢得23席,是排在榜首。”

时评人胡逸山博士则认为,国阵和国盟争沙首长之位的情况,同样或会出现在全国大选。

他指出,在联邦层次上,若国阵与国盟赢得的议席相近,慕尤丁要当首相,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也会想当首相。

“在国家元首前,各自掌握的议席或是45,或50席。若事前没有商量好,谁是首相人选,在打赢了选举才决定,那就需继续商讨。”

他说,若反对党阵营已推出安华为首相人选,假设他们赢得90个议席,并全力支持安华任相,作为国家元首,其判断或会是相信安华掌握多数的支持。

李泰德表示,选后才谈人选是非常危险的概念,就像沙巴首长难产的局面一样。

“若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举办全国大选,即使国盟可以统合伊斯兰党和土著团结党一对一与希盟竞选,但事后是否会反悔?这可能性非常大。”

他认为,在议席谈判上,土团党必须和巫统以及伊党谈判,马来政党稳赢的议席。

“即使选前有首相人选,但选举结果若不利于慕尤丁或土团,全民共识加上砂拉越政党联盟和沙巴盟党,可能会自组政府。”

他认为,若现在举行大选,国盟胜选会非常大,但首相人选或会出现超乎想像的情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