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表面上尘埃落定,由临时组成的沙巴人民联盟(GRS)以38席(超过半数)夺得执政权。在争议和妥协下,沙巴土团党主席哈芝芝终于脱颖而出,成为沙巴第16届首席部长。

Advertisement

在周二新首席部长宣誓就任后,新崛起的国盟(土团党、沙立新党、沙进步党)暂占优势。但沙巴既存的政治漩涡仍然暗流汹涌;而另一边是隶属于同一阵线(沙巴人民联盟)的沙巴国阵(巫统)主席邦莫达在争斗中敌不过哈芝芝,也就只好让位,但不等于他将放弃争夺权力。国阵的其他成员党除巫统外,尚有马华和国大党。再有一个是自成一格,但归属沙巴人民联盟的有老派政党团结党。

敌对阵营的另一位是原任首席部长沙菲益也希望能出现奇迹,扭转乾坤,但看来不容乐观。他是民兴党的龙头老大,结盟的有公正党及行动党。

从未输过的新首长

在提名时,首相慕尤丁直接宣布一旦GRS取得执政权,将由土团党沙州主席哈芝芝出任首席部长。这一宣布也引发巫统的不满。如今在取得政权后,慕尤丁也如愿以偿。

Advertisement

这位在顷刻间爆红的政治人物其实是政坛老将,从1990年起就担任州议员,当时是属于沙统(60年代由慕斯扎法创立和领导,且在1994年献给巫统,开始了巫统东渡的计划)。沙统消失后,他转成巫统州议员,直到2018年退出巫统,担任土团党的沙巴州主席。

这位于1955年出生,现年65岁的哈芝芝一连7届当选州议员,从未输过,被形容为政坛常胜军。

当前首相马哈迪于2019年4月6日为土团党沙巴分部主持开幕时,也当众宣布哈芝芝领导沙巴的土团党。

初时民兴党主席沙菲益颇有怨言,不满马哈迪食言东渡,但在马哈迪“保证”不夺权下,沙菲益也沉默了。毕竟在那个时候(2018年5月到2020年3月)民兴党是支持马哈迪的,因此不宜把关系闹僵。

哈芝芝在2018年509之前是沙巴的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但在此之后,他失掉官职,转而成为土团党领导人,也未加入沙菲益的民兴党。

在GRS集团中,土团党赢得11席,包括哈芝芝在内。而其结盟的立新党(由杰菲里吉丁岸领导,他是拜林之弟)胜出6席。巫统占有14席,再加上东山再起的团结党夺得7席(这个党在1985年由拜林组成,旋即在州选中执政沙巴,目前党主席是麦西慕),结果GRS一夜之间击败民兴党起而执政。

近年不见华人首长

马华参加4席全落选。国大党没有参加及伊党也没派出候选人。因此这场选举主要是以沙巴各民族为主。

一个可能令华裔失落的现象是从60年代起,沙巴就有华人政党和华人议员,而且曾出现三位华裔首席部长,他们是沙华公会的罗思仁、沙进步党的杨德利和自民党的章家杰。

另一方面,从70年代起,华人也加入多元政党,不再迷恋沙华公会。例如70年代执政的人民党,有华人部长在内。80年代执政的团结党也有华人部长。90年代后,沙进步党及自民党也被标签为华人政党。虽然马华随巫统之后,在千禧年东渡沙巴,先后收容从人民党、团结党过档而来的州议员,但一直未能纳入主流。即使后来,民政有收容其他党议员以担任副首席部长,但2018年后全部销声匿迹。马华也因政局转变而停滞不前,正如其总秘书张盛闻所说,要改变战略,不能再死守种族路线。

但在2004年之后,沙州首席部长概由巫统人担任,不再由华人及卡达山人轮任了。

在2018年,沙菲益在大选后夺权成功,而成为造王者。同时民兴党掌握了10个国会议席,对由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执政中央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希盟在2018年的大选前,基于安华还在狱中,四党联盟,即推举马哈迪来领导,且同意一旦执政中央,先由马哈迪再作冯妇两年,过后将政权移交给安华。

可惜的是,马哈迪与安华的死结一直打不开,他不同意安华拜相。在阻力重重下,慕尤丁找到隙缝,一举拉拢土团党人及公正党的阿兹敏派系与巫统和伊党合作,结果又再变天。

希盟名存实亡?

其后,希盟欲拿回政权,但在首相人选上无法与马哈迪谈妥,之后更提出了由沙菲益拜相的方案,只是依然无法获得公正党的认同。而在沙巴州选投票日前几天,安华更出人意料地宣布已获得多数国会议员支持,但国盟随后否认有议员跳糟。

当时有人认为安华的举动是一石二鸟,除了可牵制和分散国盟在沙州的竞选注意力外,也可卡著沙菲益的上位。不过,这最终无阻国盟胜出,而沙菲益失去了沙州政权后,要更上一层楼,也失去了势头。

如今有人认为希盟已是名存实亡,再也不是以前的精神抖擞、冲劲十足的盟党,这对安华的新夺权计划也同样蒙上阴影。

评论: 谢诗坚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