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主席安华10月13日将觐见国家元首,这是安华9月23日宣布国盟政府已经倒台后急于要完成的政治动作,目的是提呈国会议员“完整名单”给元首以证明本身达到要求换政府的“充分条件”,元首点头见面,安华拜相之路起码走了一半。另一半就看其手中名单中的国会议员是否真正获得确定没有临时变卦者,而元首也不必冒著“疫情严峻”风险下再次重演“喜来登政变”时不得不召集每位国会议员到皇宫一一亲自听他们表态。安华的人数是否有假人头与“报大数”,这是元首需要知道的答案。

Advertisement

按推断首相幕尤丁将会在结束自我隔离后被召见入宫,元首也得听听如果安华所言不虚,幕尤丁是否接受“政府倒台”并同意交出政权的态度。背叛者其实也终会被他人背叛,慕尤丁从后门夺权后可能意想不到,这只是历史重演。其实巫统一直在防备慕尤丁是否准备蛇吞象,以土团党姿态干掉巫统。

慕尤丁也可以选择解散国会进行选举,就看元首是否首肯,但我国新冠肺炎疫情越来越严峻的当前时刻,确诊人数不断飙升,死亡人数也增加,特别是因沙巴国盟夺权不成而引发的州选举,政治人物把社交距离当儿戏,导致今天疫情大面积扩散,元首同意解散国会举行选举的可能性大大减低。

个个觊觎副首相

慕尤丁取得政权的“非正当”为自己政途留下破口,毕竟巫统与伊党向其靠拢的目的更多的是要换取个人利益,慕尤丁唯有以官位来进行笼络,致权威形象无法建立,也难展现本身获得全党拥戴的光环,就是对委任副首相一职也几乎没有话语权。现在对没有遵守隔离令犯错的原产业部长如凯鲁丁也“畏首畏尾”没有严惩致其后来其防疫喊话变成“笑柄”,这是双重标准之过。慕尤丁的所作所为,在党内缺乏威权,现在疫情再度爆发,在党外则遭恶评。

Advertisement

安华是否能顺利当上首相,外界出现两级化反应,有者以为安华要接受巫统部分成员才能凑够人数,也才能满足稳定的多数,如果最终落得与慕尤丁的情况一模一样,就差几票随时倒台,那他今后也会面对慕尤丁同样的尴尬处境。一些少数造王者,可能又会露出予取予求的投机本色。

慕尤丁是否了解,其与巫统的关系就是看“谁更需要谁”的博弈,他要的是首相位子,巫统要的是官职与个人利益。内阁里个个觊觎副首相,巫统更以为是囊中物,但加入土团党的阿兹敏毕竟也是慕尤丁当上首相重要推手,岂会甘心为他人做嫁衣。当从政者利欲熏心,所有权谋就会由幕后摆到台前?

还须看行动党态度

国会议席上,国盟与希盟+的比列113席对109席,政府的不稳定已昭然若揭。国盟政府内慕尤丁为了保住个人相位,不得不战战兢兢,特别是巫统虎视眈眈。在沙巴首席部长人选上的角力最为明显。土团党表面是居上风,推荐哈芝芝顺利登上首长宝座,但也因此埋下巫统内部不满。

安华最终是否能把慕尤丁拉下台,最后变数还得看目前行动党持怎样的态度。行动党国会议员在混乱政治格局中成为稳定的多数,国会议员没有跑票,这也成就行动党成为国内政治的单一最大党,拥有最多国会议员人数。安华葫芦里卖什么药,行动党看来是被蒙在鼓里,因此才会出现行动党领袖急忙表态该党不会接受巫统。可以确定,行动党与巫统结盟,将后患无穷,除非个别人士的过档能确保其动机不为利益、官位、高职、金钱而来,否则行动党也将被华裔选民抛弃。

当然如果行动党有政治洁癖,对巫统深恶痛觉,完全拒绝与其有任何关系,那安华的美梦可能就要被粉碎,毕竟没有行动党42票张铁票,安华要有“稳定多数”恐怕很难。

行动党国会议员陆兆福曾公开表示,该党从政目的就是要做政府,如果不想做政府是骗人的。其实政治人物从政动机非常关键,不论是白猫黑猫,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从政者如能改善民生、创造就业、提高生活质量、提供良好教育、完善公共设施、执行公平政策等,自然能获得人民拥戴。

希盟宣言,其实为国家未来发展勾勒出一个令人期待的远景,但执行时过度受种族因素牵绊,无法剑及履及,导致宣言变成“不是圣经”的推搪托词。如果安华能够过关当上首相,希盟宣言能够败部复活重新出发,何尝不是一件全民期待的好事,以让改革继续前行。

这里恐会跌入一个迷思,到底个别过档到安华阵营的非希盟议员,是否也成为人们口诛笔伐的政治青蛙?政治青蛙的理解,其实最终要回到为了“个人利益”,还是为了“个人理念”的跳槽。如果跳槽者无法得到任何利益分配,包括官职与金钱,人民是否可以接受?还是一律把巫统跳槽者都拒之千里而一并放弃可能到手的政权?

政治改革不容易

政治改革不容易,但如果“政治洁癖”走到尽,行动党也将无法再回到政治权力中心。希盟拿回被骑劫的政权有其“正当性”,当然后续它仍要面对人民严格的检验与考验。安华等待了20年的政治抱负是否只在一步之遥,还是南柯一梦?

安华的这一步险棋,充满悬念与期待,可以确定这是安华最大的政治赌注,也可能是其人生最后的政治一搏。期待希盟回归政治权力中心的同时,我们是否应该给与祝福多过讥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