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沙巴州选,沙盟主打首相慕尤丁这张“阿爸”牌,收到了显著的成效,证明了靠著上任后抗疫有功及大派福利的他,形象相当受落,尤其是在土著群体中。有鉴于此,在来届的大选中,国盟势必会故技重施。

Advertisement

然而,在瞬息万变的政坛,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阿爸”一旦失去民意之后,也会被人取而代之。之前,在全民的共同配合之下,好不容将确诊病例曲线给压平,奈何缠绕著政坛多时争权夺利的戏码,让之前的种种努力都付诸东流,马来西亚迎来了另一波冠病的冲击。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数据,让人看得心惊胆跳,大家开始忧虑自己是否有足够的经济能力熬过再一次的行动管制令。一如前几次般,慕尤丁登上了电视直播,以大家长的口吻老调重弹,要大家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并承认是沙巴州选导致冠病飙升,但是却没有给人民一个道歉。政客们自私的争权行为,凭什么要人民买单啊!

就如一位女老师在卫生总监诺希山脸书的留言,孩子们每天自动自发地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没了体育课、校外露营、舞台演出等活动,只能枯燥地上课。好不容易等到曲线被压平,迎来久违的课外活动,又再次爆发了另一波冠病,孩子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长期缺乏互动,对孩子的身心发展并非好事,奈何政客们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孩子的教育不在他们的考量范围内。

更甚的是,不少政治人物受到了“特别待遇”,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违反居家隔离令的原产业部长至今仍然未受到任何对付已经成为慕尤丁政府在抗疫路上的一大污点,而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祖基菲里从沙巴返回西马在未经隔离的情况下出席多场活动,与其接触的民众不计其数,在传出其确诊之后,一时间人心惶惶。

Advertisement

有鉴于此,当慕尤丁提及“阿爸要用藤条了”以作为警戒之用时,引起了民众的反弹。对付平民百姓就大公无私,对待高官显要却有心无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两套截然不同的标准,试问公信力何在,如何取信于民?

“阿爸”的藤条,应该先打在冥顽不灵的政客身上,以彰显政府的一视同仁。然而,在政治现实面前,慕尤丁是否敢向他们开刀呢?

评论: 陈仁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