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黎翰辉

Advertisement

沙巴州选已落幕,唯冠病不断恶化。如果把冠病失控的过错怪责于政治人物,理论上虽不正确也不完全错。当卫生部建议从沙巴返回的民众须隔离,唯高级部长们基于经济考量则坚持不必隔离,冠病才演变如此严峻局面。

然而,把过错怪责在高级部长身上,又好像不完全正确。因为,当卫生总监山哥建议雪州、吉隆坡和布城落实有条件行管令后,随即遭到生意人和网民的反弹,指责卫生部为阻断感染链的努力,会压垮甚至害惨我国的经济。

其实,沙巴的冠病之所以严峻,确诊病例和感染群不断增加,无非与民间经济活动有关。因此,若非这场州选举,加上大批西马人涌向沙巴旅行,也许冠病依旧会潜伏于境内,只要出现防疫破口,新一波冠病难免一触即发。

为此,国人应思考沙巴州的冠病来源,更应从目前的严峻冠病吸取教训。至于对政客谩骂已于事无补,因为政客自古以来不会道歉,凡有过失都只是别人的错。目前的冠病发展,国人只能在最坏情况来临前作好防疫本分。

我国从3月18日起落实行管令,至今已历时210天。从数据显示,刚开始积极防疫的期间,我国几乎每天累计3位数的确诊病例,前30天的最高记录为235宗,直到防疫第30天为止,我国才成功把确诊病例压回双位数。

当全世界经历第二波冠病,我国防疫也不曾松懈,这归功于政府在放松管制上采按部就班的步骤。当世界各国确诊病患激增,重患者死伤无数时,我国第二波冠病一直维持双位数记录,只有在6月4日激增277宗刷新记录。

随著冠病演变至今,确诊病例不单每天维持3位数的增长,而且还不断突破500宗确诊的记录。若任由此现象持续下去,政府如果不落实有条件行动管制,难以想像在这个十月结束前,我国冠病究竟会是怎样一个惨状。

雪隆是我国人口最稠密,工商业最发达的区域,600多万人口及贡献国家40%的国内生产总值。这里有国际机场和世界级港口,是国家重要物流中心。政府宣布雪隆区落实行动管制,想必早有一定的觉悟和准备。

当冠病成为全球大流行的传染病后,防疫工作已跟国家经济息息相关。政府每次落实行管令都会影响到国家经济复苏的进展,多少中小企业能熬过冠病后依旧是未知数。不过,遏止冠病扩散,乃是每一位国人的责任。

有鉴于此, 从10月14日起至10月结束前已成关键时刻, 雪隆民众除了日常工作,最重要还是待在家少外出趴趴走。国家经济明年是否能够复苏,民间企业会否掀起倒闭或裁员潮,关键只看这次行动管制能否阻断这一波冠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