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证实从国外归来却没有按照规定强制居家隔离14天,而闹得满城风雨的原产业部长拿督莫哈末凯鲁丁的隔离案,不会再有进一步的行动。

Advertisement

这起案件最令人玩味的是总检察署的态度。总检察署声称基于证据不足,而将案件列为没进一步的行动。很多人好奇,到底什么是证据不足?

换句话说,现在凯鲁丁无须对此案负责,而警方也已结案,留下来的是人民的一大堆问号,以及人民质疑政府是否还有透明的公信力,往后该如何治国,如何取信于民。

凯鲁丁作为内阁部长,无论是操守和道德应有具体的表率,部长的一举一动,全民都在关注,但凯鲁丁显然让人民失望,无视基本法律。

凯鲁丁违反居家隔离没有进一步行动的课题也已进入另一个漩涡,众多网民标签为已引发不必要的政治课题,并要首相慕尤丁为此下台负责。

Advertisement

除了网民之外,社运分子、政党和政治人物先后在推特发文,对总检察署的决定表达质疑和不满,这些政治人物发出调侃讥讽的谈话,为人民出气。

马华在这起事件上严厉谴责法律出现双重标准,对付人民的是一套,对部长又是另外一套,这种双重标准处理方式,导致司法与执法的公信力荡然无存,也引人诟病。

相信政府就此终结凯鲁丁的个案,不会再去理会人民和政治人物的反对声浪。只是必须谨记的是,政府所做的每一项决定,尤其是悠关人民的课题,人民都会看在眼里,政府别掉以轻心,最终阴沟里翻船。

当然,凯鲁丁的个案整体上无法和当前冠病逐渐失控相提并论。截至周三,大马的确诊病例已破2万大关,来到2万2957宗,当中有7827宗是活跃可传染人的病例,而死亡人数也达到199人。

新一波冠病10月大爆发以来,接连有4天确诊人数超过800宗,周三虽然回温到732宗,但接下来的冠病还是无法估计,确诊人数会否破千,卫生部任重道远。

不说冠病对政治的考验,但行动管制令执行以来,已衍生种种问题,混乱的管制令也让大家无所适从,特别是经济和教育,在管制令的牵动下,难以令人适应。

冠病当道时刻,政府不只要重新提振人民的信心,也要确保工商界可以继续生存,以带动周遭经济的表现,尤其是沙巴州和雪州因爆发冠病,政府在多个地区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已引起工商界的反弹。如果情况不受控制,将招致更大的后果。

同一个原理,教育也正面对挑战,线上网络教学基于设备不够完善,覆盖面难以涵盖至乡区,造成乡区学生的学习和追求知识,处于较艰难的时刻。

教育富国强民,不过当下冠病破坏教育基础,政府和教育部各单位必须在各教育领域把脉对症下药,把教育纳回正确的轨道,营造有质量的教育前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