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政局纷乱时出动紧急状态,实非哗然之事。除了严重威胁到国安问题的印(尼)马对抗和513暴动外,我国分别于1966年砂拉越爆发宪法危机(首任首席部长加隆宁甘遭州元首开除)和吉兰丹危机(伊党内部党争,图将时任丹州大臣纳希尔撤职,丹州发生权力对峙和动乱)时也宣布紧急状态。

Advertisement

但从中能看出的微妙在于,不仅局限于骚乱程度,颁布或否往往须视执政党的利益和判断。好比因政局引发的1986年沙巴暴动(团结党在州选夺得政权后,州内穆斯林出现紧张情绪)和2009年霹雳宪政危机(议员跳槽导致州政府垮台)都没动用过紧急状态法令。更莫说是屡次的大大小小的司法危机、族群暴动、示威抗议游行了,如当属声势浩大和撼动全国的1987年茅草行动和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政府若能稳住事态,毋须随意动用,更何况是防疫?

首相慕尤丁在此时此刻寻求紧急状态的举动,更让人对其产生质疑和非议,如众人所知,当下属于冠病严重期,外加政治局势仍旧不稳定,人们更希望政客少搞无谓的政治戏码,将重心放在防疫和协助经济复苏。慕尤丁是紧张或不知所措也罢,但一项错误的决定,反而促使国人将不满焦点都移接到他身上,而意图策动政变的安华和背后搞鬼的巫统,这些不稳定局面的制造者却得以侥幸于责难。原本被揶揄为“后门政府”的国盟和“后门首相”的慕尤丁,现在成了众矢之的,极度不堪。

只能说,不讨朝野喜好的国盟政府领导人慕尤丁和阿兹敏,最终走到了临界点,一旦祭出了动用紧急状态,彷如等同为自己宣判了“死刑”,再如何解释也无济于事。虽不知是谁献的馊主意,但慕尤丁等接受了此议并打算贯彻之,无疑乎已中了圈套。不妨参考各造说法,如今朝野已将所有的帐,包括2月政变至沙巴州选等相关或否的各起事件,都算到了慕尤丁的头上。

巫统将掌握大局?

Advertisement

正如识途的老马所言,若我国未发生暴力或动乱或司法崩溃,则没必要颁布紧急状态,仿佛揶揄这个以“不民主”手段夺权的政府,再试图以“不民主”手段来巩固政权。

所以兜兜转转地,问题还是回到了原点,慕尤丁腹背受敌,该如何是好?不妨想想,安华的政变传闻一出,一直扮演著黑白脸的莫过于巫统。回顾2月政变,被抹黑得最凶的是慕尤丁等土团党人,以及脱党的阿兹敏派等人,但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巫统的助阵何以成事?然而,当巫统知晓换了政府也无法将自己推向老大哥地位,则准备了随时和国盟政府闹翻,所以安华策动变天,没有巫统的推助也难以成行。不过安华唯恐已中了巫统的反间计,巫统的目的是挟此作为谈判筹码,与慕尤丁较劲,否则就动摇你政权。

现在可好,慕尤丁政府已逐渐遭斥责和唾弃,安华自爽的变天也不甚成立,接下来能掌握大局者还有谁呢?当然是屡次破关、一跃而上的巫统!若按照如意算盘,巫统接下来还是会逼宫的,直到把慕尤丁和土团党这些眼中钉挤下台,然后政治复辟全面执掌政权。既然如此,慕尤丁还能有翻盘的机会吗?无论结果如何,慕尤丁政府和土团党已命悬一线,至于命运是否得以翻转,避免覆辙重蹈,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反正巫统吃定你了。

评论: 陈海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