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有两份重要,来自国家王宫的文告。第一份,来自王宫总管,关于元首拒绝颁布紧急状态的声明。最多人传阅和网上分享率最高的文告。

Advertisement

第二份文告的受关注度相对低,来自掌玺大臣。他列出周日出席马来统治者理事会特别会议的8名统治者的观点和看法。惟,吉兰丹苏丹缺席。

掌玺大臣说,马来统治者认为,政府各部之间的制衡机制与国家元首的角色必须受到尊重,以平衡各方需求,保障公正及避免滥权。

关于王宫文告,明确表达元首立场,概括来说是“二不一要”立场,下一个战场在国会。

第一个“不”:拒绝颁布紧急状态。台面说辞为,肯定慕尤丁政府的抗疫成就,实际上则是否决国盟以“紧急状态之名”,进行“维系政权之实”,这也让政局暂时维持现状。元首决定,符合大部分民众和党团的意愿(国盟例外),人民不希望政治斗争,搞垮国家,拖累民众。

Advertisement

第二个“不”:政客们停止各种扰乱国家的权谋游戏和政治权斗。警告政客,不要胡搞添乱,否则即为抗旨和“与朕为敌”。

第三个“要”:《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重要性,这是拨款抗疫给前线人员和重振经济的关键。王宫暗示,元首希望各方配合政府,勿搞破坏或扯后腿,以免财案被否决。这让慕尤丁有喘气空间,可供转身操作,包括与在野阵线和安华商讨和解的可能性,让双方都有下台阶。

至于掌玺大臣文告指出,统治者们认为,首相提出紧急动议的建议,关乎到君主立宪制和议会民主原则,也影响国家形象、世界各国的看法、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还有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因此元首认为,此事必须与各统治者商讨。

元首邀请其他统治者一起讨论与咨询,展现了伊斯兰教义在面对处理问题时,所推崇的磋商精神。

表面上,掌玺大臣的文告好像平平无奇。不过,若放在与王宫文告齐读,就可看出当中的奥妙。两份文告是前呼后应,王宫文告先出街,接著是掌玺大臣。

它们都传达一个共同点,统治者是大马的定海神针。虽然我国是君主立宪,但各方必须尊重王室在关键时刻,所能发挥的裁量和斟酌权。

限制一切滥权元素

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掌玺大臣文告讲解了,周日马来统治者理事会会议的内容,这是一份代表所有9名统治者的立场(虽然吉兰丹苏丹缺席,相信殿下的立场也大致相同)。

元首很有智慧地把这个“紧急状态颁布与否”课题,上升到所有统治者一起参与和咨询层面。任何的决定,就不是元首个人的意志,而是马来统治者集体意愿。

对于这两份文告,包括我自己,刚开始的时候,只关注王宫声明,它代表元首的立场,人民要知道,是否有紧急状态,以及其他政策宣布?

接下来的掌玺大臣的文告,叙述整个过程。民众可能不特别在意,因为有了结果,过程如何不重要了。但是,它的含金量,绝对不会比元首的文告轻。

掌玺大臣的文告的最后一段,有一个词特别采用不同颜色,以突出这个词的重要性,即“Membatasi”(限制)。

限制啥?限制一切滥权的元素。这句话的前面一句是:“必须尊重监督与制衡机制,以及尊重元首扮演平衡各方诉求,以维持公正和限制一切滥权的元素”

该句的含义是,元首可扮演仲裁和调解角色,各州苏丹肯定和认同元首,拥有制止,任何足以影响国家运作的事情。

马来统治者在这课题上拥有一致的立场。这个课题不仅仅关乎“是否颁布紧急状态”,而是关键时刻下,元首和统治者掌握的裁定权,马来统治者是最后一锤定音者。

面对马来政治分裂,统治者们可能有不同立场和倾向,但是来到关键时刻,苏丹们将团结一致,以朝野党派的最高领导人姿态下达指导棋,告诉政客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当政治纷乱,政党分裂,统治者成为各方寻求支援的最后希望。马来王室拥有政客们缺乏的道德威望和诚信标志,也是捍卫马来民族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当朝野政客都不可信,不可靠,王室成为民众寻求支援的窗口,朝野政党也积极拉拢,争取王室认同。统治者或许不再像昔日封建时代高高在上,但尊重统治者,听取接纳统治者的观点,变得越来越重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