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经里的第一句就明言,“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顾名思义,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尤为重要。惟,除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甚至是网络上的各种资讯都会对一个人的心理成长有所影响。

Advertisement

24岁的马来西亚籍长荣大学留台生于10月28日晚间从校园返回宿舍,步行经过台铁沙崙支线高架桥下便道时,遭梁姓男子以绳索勒住颈部并强拉上车,死后遗体被弃置高雄阿莲区山区。

目前,台湾检方认定他犯强制性交故意杀人、强盗而故意杀害人罪嫌等,有逃亡及反复实施犯罪之虞,将他声押禁见,法官裁准羁押但不禁见。

受害者父母伤心欲绝可想而知,父亲更没想到第一次踏上台湾的土地竟是要办领女儿的遗体,难怪他会扬言永不再踏上台湾这个伤心地。

在锺氏夫妇逗留台湾期间,凶嫌梁姓男子的父母曾透过与锺氏夫妇近距离接触的学校人员,转达想当面道歉与请求原谅的心意,但女大生父母表示心情很难过,无法同意跟对方见面,明确婉拒之。

Advertisement

不应要其他人扛锅

大马女大生活著离国却客死异乡,引起大马和台湾民众的震怒。有些人在网络怒批台湾法律或能让凶嫌从轻发落、有些人到凶嫌脸书留言洗版,也有人到凶嫌住家掷鸡蛋,甚至有人号召抵制台湾商家。

我明白民众对此事的愤慨,但杀人犯罪的是28岁凶嫌,非异人任,为何要号召大马人抵制台湾商家呢?难道一个人的错误,也要诛连九族、殃及池鱼吗?我们可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是非不分的要其他人也为凶嫌扛锅。

由于凶嫌父母无法与锺氏夫妇会面,所以其后特别发声明表示,“致女学生爸爸妈妈,我们是梁男的父母,对你们造成那么大的伤害,这个遗憾是我们造成的,如果能速审速判,能还你们一个公道,以命偿命的话,也是对你们最好的交代。再多的歉意也弥补不了你们的伤痛,对不起你们!我们教养的问题、过错,造成这么大的社会问题,真的对不起。”

字里行间,看得出凶嫌父母的痛彻心扉。正如《我们与恶的距离》中一位母亲所说的:“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要花个20年去养一个杀人犯。”

与其迁怒于凶嫌父母或抵制台湾商家,倒不如找出症结,比如为何大学校方在凶嫌首度预谋侵犯另一名女大生失败后,没有加强附近保安或提升照明系统等,避免再有人成为受害者,才更为实际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