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希望近期大选的政治领袖应参考刚落幕的美国选举。

Advertisement

很多人认为,特朗普会败给拜登,主要是美国人受够了他的狂妄自大与口无遮拦。实际上,特朗普此前在美国不少民调中,都以几个百分点领先对手,意味著尽管特朗普封闭傲慢的狂人形象不利外交关系,但的确赢得不少美国当地人的支持。

后来,在关键时刻输给拜登,追根究底,新冠肺炎是扯后腿的最大嫌疑犯。

也许,希望近期大选的政治领袖应参考刚落幕的美国选举。

很多人认为,特朗普会败给拜登,主要是美国人受够了他的狂妄自大与口无遮拦。实际上,特朗普此前在美国不少民调中,都以几个百分点领先对手,意味著尽管特朗普封闭傲慢的狂人形象不利外交关系,但的确赢得不少美国当地人的支持。

Advertisement

后来,在关键时刻输给拜登,追根究底,新冠肺炎是扯后腿的最大嫌疑犯。

这虽然是对支持他的死忠粉丝最铿锵的回应,也兑现了他竞选时的宣言主张,但更多中间派察觉到,一旦疫情持续失控,再好的经济发展计划,都成了纸上谈兵。

先解决疫情再谈经济

难怪,美国知名智库皮尤研究中心在10月发表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处理疫情的信心指数下,拜登以17%大幅领先特朗普,对照著选举结果,意味著许多美国人已偏重在先解决疫情为重的考量。

因此,这才让特朗普常常沾沾自喜的经济牌无法奏效。他在这次选举过程中列举不少推动繁荣发展的政绩,也承诺将会持续“保持美国人的伟大”,但对疫情的控制避重就轻,试图用许多民粹口号来掩盖美国人普遍担忧的事。

当人民期盼疫情能早点落幕时,却看见执政者罔顾灾情,始终偏重在各种金钱编织的梦想,这才导致特朗普被许多中间选民厌恶,认为他连百姓性命都无法顾好,怎还能天花乱坠描绘物质抽像的美好。对比特朗普的痴狂,美国人开始趋向选择更平静与稳定的领导层。

“只要不是特朗普就好!”这种思维慢慢发酵,这才让二元战的对手拜登捡便宜——并非拜登够好,而是特朗普糟透了。

这意味著,对美国选民来说,拜登也并非是最好的领导人选。当政治沦为投选比较不烂的评比时,象征著这个国家还有很长一段路才能恢复安稳强大。

这似乎可成为大马政局最好的参考。还记得前几个月,当疫情稍微平复时,各种政变与选举传闻也随即横生。疫情未完全平复,政治游戏就蠢蠢欲动,这种态度看在人民眼里,除了厌恶,还是极度厌恶。

不幸地,沙巴州选后全马疫情失控,各地防御都出现缺口,进一步加重经济复苏的沉重负担。虽然政府期望透过庞大的预算案内容,以抚平人民心中的茫然焦虑,这种带著“将功赎罪”的弥补方式是否见效还不得而知,但可确定的是,若疫情仍是人们心中的一根刺,那再美好的经济配套,最终都只能换来“罔顾人命”的愤怒质疑。

疫情若持续蔓延到下届选举,最终选民心中出现“只要不是XXX就好”的想法时,这不仅是特定政党的失败而已,说得更残酷一些,大马人可能要有心理准备,必须花更长时间来继续对领导人汰旧换新。

疫情并非尽是破坏,它也可以是一面最真实的照妖镜,让人民懂得坚决淘汰满嘴谎言的政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