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和砂拉越在2021财政预算案上,获得4100万令吉拨款作为土著习俗地(简称NCR)测量预算。相比2019年财案的未分配任何拨款,这次政府的举动获得许多人好评。

Advertisement

砂再获测量拨款

砂拉越上一次获得土著习俗地制图和测量拨款是在2018年,当时国阵政府为砂州拨款了3000万令吉进行这项计划。

加央族社区领袖本曼查Gilbert Ding(74岁)说,由于去年的财案没有获得拨款的预算,这次他非常欢迎州政府对土著习俗地的测量拨款。“这确实是个好消息,特别是对于砂州土著习俗地地主而言。

我非常高兴联邦政府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下,为土著习俗地测绘和测量拨出预算。

Advertisement

他在受访时说:“我的村庄Uma Beluvuh Long Panai是峇南第一个对土著习俗地进行测量的加央村。” 根据砂土地法典第6条文下,他长屋的土地测量始于2012年。

“ 至今为止, 我们村庄9000公顷的土著习俗地在第6条文下进行测量。土地测量局目前正在根据第18条文下展开另一阶段的周界测量。”但是,他也说,其村庄约有2万公顷土地尚等待这两部分的测量。

将获土地拥有权

“有了这笔拨款,我希望所有村庄特别是峇南选区下的村庄,都有机会在第6条文和第18条文下对他们的土地进行测量。”当被问及为何必须在这两个条文下进行测量时,他解释,这是为了后代着想。

Advertisement

“许多年轻一代不知道他们的习俗地在那里和到那个边界。

因此,通过适当的测绘和测量,他们将能够知道土地的正确位置。你只要向他们展示地图,就会知道那个部分的土地属于他们。”

“除此之外,当我们根据第6条文和第18条文对土著习俗地进行测量时,我们将获得土地所有权,使我们能够最大程度的利用该土地。”

他也补充,峇南广阔的土地可以发展为农作物或畜牧业,那些有经济能力的地主可以马上将土地作为这些用途,有助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没有资金者,可以将土地出租给其他公司开发,尤其是用于农业。

因此他认为,峇南村庄并没有理由拒绝对他们的土地进行测量。“事实上,我认为不会有村庄拒绝在这两个条文下对他们的土著习俗地进行测量。或许就像我们以前那样,每个村庄都可能会有一两个人反对。但是,在根据第6条文对土地进行测量后,那些反对测量并认为政府将接管我们土地的人,事实证明是错的。”

确认村落边界

同时, 来自加央弄拉玛村庄的首领Paul Paren Ibau(63岁)觉得,所有未通过第6条文和第1 8条文测量的土著习俗地,都应充分利用分配。

他说,每个村庄都可以尽早开始,透过各社区领导人或乡村发展和治安委员会(JKKK)的同意,确认自己村与其他村之间的边界。

“接着,他们可以向土地测量局申请进行测量。这些分配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因为土著习俗地边界存的在问题,我们从来没有抓住机会。”他还指,许多人出席聆听关于第6条文和第18条文的说明会,也了解透过这两个条文可享有那些优势。因此,政府在分配了资金预算后,村民可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

开发闲置土地

另一方面,48岁的社运人Jaya Ramba认为,政府今年对土著习俗地测量的巨额拨款,证明了政府在帮助沙巴和砂拉越偏远社区的认真态度。“现在是发展州内土著习俗地的最好时刻!2021年财案具有非常大的意义,不仅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笔拨款,也是为了疫情大流行面临的经济问题,所带来的解决方案。”

他说,“这次的预算案可以看到帮助不少社区, 尤其是郊区,这些社区将从预算中收获最大,包括各种水电和道路修建、土著习俗地土地测量等。”来自峇南丁渣Nanga Lait的他也谈到,有了4100万令吉的拨款,政府没有理由不解决州内土著习俗地的问题。

“沙巴和砂拉越有很多土地尚未开发。这些土地可以发展为农业和畜牧业。他强调,“我们绝不能让土地闲置。”

上个月,砂副首长拿督阿玛道格拉斯,身兼第二城市发展及天然资源部长的他曾说,砂州共有3万5840个人土地或4万4607公顷的土著习俗地已在第18条文下成功测量,这些土地拥有者很快将获得各自土地所有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