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政府的援助金,许多受访者的第一反应是,往后的日子,该怎么熬过去?

Advertisement

几百块钱对收入稳定者来说不算多,但对低入息以及突然间失业、减薪、零收入的家庭来说,那是沉船时的救生圈。家家都有沉重的经济负担,疫情打乱了生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看不到希望好无助,若不是联邦及州政府提供援助金,她们更是苦不堪言。

许多受惠者表示,国家关怀援助金对她们的家庭帮助很大,减轻一些家庭开销,也纾缓她们收入大减的困顿。她们希望政府明年继续发放援助金,至到疫情结束。

“若能再提高援金数额,那更是皆大欢喜。无论如何,我们很感谢政府。”也有人这么说。

各行各业则视薪金补贴为救命稻草,尤其是停业或生意一落千丈时刻,这笔补贴保住许多员工的饭碗。

Advertisement

根据财政部长东姑札夫鲁,700万名B40群体及286万名M40群体受惠人已领取了国家关怀援助金(BPN2.0)的首期援金,总额45亿令吉。

第二期援助金,包括新申请者及成功上诉者,将在明年正月发放。

Advertisement

另外,截至今年11月6日,2万4762名雇主已获得总额1亿2219万令吉的薪金补贴(WSP2.0),以便他们能保留20万3654雇员。

至于次轮特别关怀计划(GKP2.0),共有30万4000间中小企业合格,大大超出原本预算的20万名目标。预料政府拨出9亿1200万令吉,较原先计划的6亿多出3亿多。两次的特关怀计划(GKP1.0及2.0)受惠企业共84万9000间,特别关怀援助金总额25亿5000万令吉。受惠公司每间可获3000令吉。

靠援金维持生活

砂拉越民都鲁的陈淑娇表示,如果没有政府援助金,其一家五口恐在冠病爆发期间,生活陷入困顿。

她领了联邦政府的国家关怀援助金以及砂拉越政府的“我爱砂拉越特别援助金”。

“在疫情期间7至8月,我的大儿子还领取了为期两个月的特殊人士援助金,多亏有政党代表的协助,让我们顺利领取这笔每月700令吉的援助金。”

其丈夫在年前因病接受手术,目前仍在修养阶段,暂无工作能力,目前的唯一的经济支柱投向她身上,靠着每天早上售卖糕点维持生计。也因此,政府分发的国家关怀援助金对他们一家的帮助甚大。

她感谢,朝野政党和热心人士给予物资上的帮助,让其一家五口的生活得以维持。


陈淑娇。

应分配更多资金

砂拉越职工会秘书罗建源坦言,在此疫情艰难时刻,将有助各行各业带来经济上的一些援助,包括除了雇主本身,也协助保住雇员饭碗,减少失业率。

他说,这项计划将能协助减轻雇主一些经济上负担,为他们提供员工薪金上的补贴,避免掀起大规模裁员风潮,无论对雇主及雇员本身都起到间接性帮助。

因此,他认为,甫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方面,政府理应分配更多的资金,充作拯救国家经济及确保雇员们的工作得以保存,毕竟若资金分配只是杯水车薪,将难以维持整个国家社会经济,最终在失业率加剧情况下,受到冲击及影响的是整个国家经济,所以需要更全面的考量。


砂拉越职工会秘书罗建源。

希望继续发援金

砂拉越古晋市民詹达雄表示,本身是一名门市店的店员,在上班前,都会到太太的早餐档口帮忙,两人育有3名孩子,2位已上小学,最小的孩子则上幼儿园。

他说,这是他们生平第一次遇到的“锁国”经验。在行管令期间,他无法上班,小孩子也无法去上学,但是生活开销照跑。

他感谢联邦政府推出国家关怀基金,而他们的家庭符合资格成为受惠者。他说,这确实有帮助他们纾缓了家庭开销,之后的国家关怀援助金2.0,他们也自动受惠。

他说,虽然援助金数额不多,但是多少都有帮助,因此,他还是希望有关援助金能继续提供下去,直到疫情结束为止。


詹达雄。

单身也可领援金

砂拉越古晋单身者刘坤草表示,疫情期间,许多行业停止运作,本身也受到影响,无法工作,自己是在一家电器批发公司工作。他与父亲及胞兄同住,平时须共同分担家庭生活开销。

他先后领到国家关怀单身援助金1.0及2.0。

他感谢政府提供的该援助金,而自己也将部分援助金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一部分则用于帮补家用,主要是用于购买日常必需用品及食品。


刘坤草。

久旱逢甘露

砂拉越美里现年74岁的沈贵克表示,在此艰难时期,获得政府关照是件暖心的事。尤其是过去8个月,中低下阶段生活严受大击下,家庭生活处于非常节俭。

“自己很庆幸下,在获知政府发放援助金后,获得社区领袖及朋友的协助,成功申请到政府的援助金。”

他年事已高,且也没有其他收入,日常生活只靠耕作,耕种一点蔬果,购买粮食,生活过得朴实。

他说,政府在艰难时期,能发放援助金给人民,尤如久旱见甘露。

“虽然这笔援助金不是想象的多,不过来得及时,给了很大的帮助。”


沈贵克。

用来添购药品

在砂拉越美里的国家关怀援助金受惠者安莲娜说,该笔援助金让人民的手头比较松动,有额外的一笔钱
用于各种用途。

“我的女儿是第一型糖尿病患者,每个月需要购买血糖检测试条,有了这笔援助金,我可以购买足够试条给她使用。”

她感谢政府简化国家关怀援助金的申请程序和付款方式,政府以银行汇款的方式直接把援助金汇入受惠者的银行户口,此举减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看到政府如此关心人民,我很感动。”

安莲娜。

B40 单身受惠

来自沙巴州拿笃的单身者郑文静,本来是一名安亲保姆兼补习老师,受到疫情影响,在行管令下停业停课,沦为零收入。她获归纳为B40 单身人士受惠群体。

停业后,她转型求存,靠送便当及网销外卖宅配的收入,暂时算是熬过了生活难关。

除了“变通”替餐馆送餐之外,她也在线上替朋友网销美食,安排外卖服务,提供上门配送,思变求存。

她说,网销与配送服务成了疫情下的新常态行业。她庆幸身边不断有朋友给予她生计之源。

她感谢政府给予单身群体援助金,帮补疫情下的生活开销。


郑文静。

政府及时援手

来自沙巴兰瑙,35岁的苏菲亚娜表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人都措手不及,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今次的疫情是世界性的一场灾难,谁都没有料到,特别是B40一群,我们家庭的收入变得很不稳定,
关怀援助金来得非常适时,让大家的生活可以过得下去。”

在得到这笔援助金后,她马上提款出来购买生活用品。

苏菲亚娜表示,现今大家生活过得都不容易,很多人都失去收入,她希望政府可以继续为更多有需要的人
民提供相似的援助。


苏菲亚娜

善用援金不乱花

25岁的奴哈芝朗也是联怀援助金2.0的受益者,他将这笔钱用来购买一点金饰。

“我很感谢政府给我们这笔援助金,但我决定用来投资一点黄金,因为若我把钱存在银行户口,可能会忍不住花光了,买了
一些用不上的物品,因为现今网上购物太方便也太诱人了,特别在行管令期间,每天都在家上网。”

在私人界打工的他说,现今黄金价格很高,他三思之后,决定投资黄金,将来有急用时,可以随时套现。

奴哈芝朗

 

冀关注乐龄人士

来自砂拉越诗巫的政府援助金受惠者吴文智(64岁)表示,由于本身是退休人士,所以透过政府这项援助,多少可以帮补家用,有剩余的款项尚可购买补品补身子。

吴文智对于政府援助中下阶层深表赞扬,并希望这样的援助方式能够持续发放,尤其是帮助退休人士。

他也希望政府能够更加关注乐龄人士,提供更多的福利。

吴文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