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第三波新冠疫情在10月突发,之前盛传会在今年尾提前举行的第12届砂拉越州选,看来也会拖到明年。砂州选延期,对砂拉越政党联盟(砂盟)、希盟两大联盟来说都是一次喘息的机会,各方都有较多的时间成本进行选前部署,以期拿下更多议席。

Advertisement

在砂拉越,在野党不受欢迎是公认的事实,一方面,砂国阵/砂盟成功抵挡西马的极端主义,巫统东渡沙巴悲剧历历在目。另一方面,砂民以维系温和的社会关系倍感自豪,有较强的本土认同。来自前首长阿德南的领导州政府有效回应民意,也让砂民对砂国阵/砂盟报以信任。这些因素也使砂拉越的政治生态与众不同。

寻找本土伙伴

希盟在2018年509大选后入主布城,行动党和公正党在砂州取得10国席,创下历史记录。但是,22个月的希盟执政并没有为砂拉越带来有感的改变,纵使林冠英再说2020年财案44亿空前特别拨款,砂民依旧不买单,从全国性的政经问题到砂州朝野政党的政宣,当中问题的缘由极为复杂。惟本文不细究背景,仅对砂州最大在野党——希盟去向进行初探。

其一,寻找本土伙伴,由本土党主导选战。砂希盟可仿效沙巴模式,组成类似民兴党+的竞选联盟。按照民兴党+的模式,其成效在于沙巴议程主导的同时,希盟的存在亦吸引相对保守的“大局论者”支持,相互制衡与互补。在砂拉越,本土认同比起沙巴更为强烈和明确,这也就让希盟必须向本土党做较多让步才能换取突破,使砂拉越选民感到权益被尊重,在票投本土在野党时也间接接受砂希盟的议程。

Advertisement

而砂盟坚决抗拒“马来亚化”,向来批砂希盟为西马傀儡,如今砂盟加入国盟政府,首长阿邦佐对慕尤丁在2021年财案大削砂州拨款感到“满意”,显然有违砂民祈愿,砂盟也就丧失攻击本土党与砂希盟结合是助纣为虐的正当性,毕竟砂盟也与宗教本位的伊党同床异梦。

日前,砂全民团结党主席黄顺舸表示,不排除未来与任何政党合作的可能,亦即希盟的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也名列其中,这或许对砂希盟是一次打破“马来亚”紧箍咒的机会,前提是必须由砂拉越本土党主攻,就如希盟共推沙菲益领军沙巴州选般。

展现自主性阐明方向

第二,砂希盟必须展现自主性。相较于沙巴州希盟,砂拉越希盟的立场较倾向于中央,但这却为砂盟和其他本土党诟病,砂希盟也确实因为配合中央导致失信。例如,希盟执政初期,由于砂州政府拒绝将2成石油开采税和5成砂州总税用于教育和医疗,中央便驳回给予砂州20%石油开采税献议,砂希盟主席张健仁附和中央,反为保住原有5%开采税而自喜。

在此,砂州希盟却没有扮演良好的沟通角色,反而配合中央对抗砂盟,完全辜负砂民的福利。因此,砂希盟应理清定位,在特定议题上表达大部分砂拉越人的声音,砂民福祉在先,政党利益在次之,如此才可摘下西马傀儡的帽子。

第三,砂希盟须阐明方向。希盟得有一套能感动砂拉越人的叙事,光就政策讨论或政治糖炮是无法打动大部分选民的支持,砂希盟领袖应该向选民传达促使他们加入希盟的原因,以及期望运用这个平台达成什么愿景,以“砂拉越人的故事”来换取选民的认同。诚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尽管政绩平平,却善于“说故事”,把政治幻化为充满理想、无邪和情趣的老生常谈,遂而奥巴马的演讲以感动人心著称,也因此达到成功的竞选策略,并在拜登参选总统以前,为美国史上得票最高(近7千万)的总统。

无论砂州选落在何时,砂盟、希盟及其他政党都该尊重砂拉越的多元面貌和社会和睦,勿将种族情绪、宗教仇恨和地缘纠葛掺杂其中,让砂州排除在我国政党恶斗以外的净土,作为大马对抗极端主义的榜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