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工资补贴计划2.0即将在12月到期,私人界希望政府再度延长3至6个月的工资补贴计划,向中小企业和员工伸出援手。

Advertisement

政府除了在第一轮的工资补贴计划给予每名员工每月1200令吉补贴外,在工资补贴计划2.0也给予每人每月600令吉补贴。

根据财政部长东姑札夫鲁,截至今年11月6日,2万4762名雇主已获得总额1亿2219万令吉的薪金补贴(WSP2.0),以便他们能保留20万3654雇员。至于次轮特别关怀计划(GKP2.0),共有30万4000间中小企业合格,大大超出原本预算的20万名目标。预料政府拨出9亿1200万令吉,较原先计划的6亿多出3亿多。两次的特关怀计划(GKP1.0及2.0)受惠企业共84万9000间,特别关怀援助金总额25亿5000万令吉。受惠公司每间可获3000令吉。

 


王钟贤:
助许多员工保住饭碗

砂拉越中小型企业公会联合创办人兼秘书长王钟贤感谢政府提供援助帮忙中小企业渡过经济难关。

砂拉越中小型企业公会联合创办人兼秘书长王钟贤希望,政府继续延长工资补贴计划,以协助中小企业和雇员渡过疫情难关。

他认为,工资补贴计划是项很好的政策,除了协助企业在收入减少的情况下减轻财务负担,同时也帮助到许多员工保留饭碗,避免出现更严重的失业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坦言,新冠疫情对各行业造成打击,生意也大不如前,本身公司的营业额也下挫30%,相信其他中小企业也深受疫情影响而导致营业额减少。

“政府提供中小企业工资补贴计划,在财务上帮助商家减轻负担,同时也帮助企业留着员工。”

他表示,在政府援助下企业得以维持员工疫情前的工资,无需因疫情影响而减少员工工资,如此一来也能协助减轻员工的家庭负担,尤其是员工另一半的收入可能会受到疫情影响而减少。


张光福:
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张光福。

古晋中华总商会马中经贸组主任张光福希望,政府能在国家经济复苏之际继续给予中小企业援助,尤其是继续延长工资补贴计划,以减轻企业的负担。

他感谢政府在疫情非常时期依然向中小企业提供援助,特别是工资补贴计划协助雇主减少经济负担,同时也确保雇员的工作继续获得保障。

本身的公司也是工资补贴计划受惠者之一的张光福表示,企业对政府提供的援助表示感激,希望政府能延长该项“仁政”以协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他相信,许多中小企业都希望政府延长工资补贴计划,因为该计划帮忙中小企业减少开销,对中小企业的存亡更是带来重要影响,否则一旦中小企业无法支撑,相信对国家经济造成无法估计的伤害。


继续援助渡过难关

天猛公郭翼升。

斯里阿曼华社最高领袖天猛公郭翼升非常感谢政府体恤,提供各项援助计划,让小型企业及小型商家可以从中受惠,而不至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被逼关闭或损失惨重。

天猛公郭所涉及的行业是多方面的,除了酒店、保险、饮食业外,也在做着承包工作。

他庆幸在疫情期间,政府能够伸出援手,虽然不是大数目,但最少给了一定程度上的帮助,让他肩上的担子稍微放缓。

在他所营业的生意中,员工也有数十位,他们都在薪金补贴计划下受惠。

他希望在疫情还没有完全消失,有条件行管令还没有完全开放前,政府能够继续提供援助,让面对困境的小商家、小企业能够安然的渡过此次难关。


政府援助至关重要

梁振林。

Viana Fokus房屋发展有限公司董事梁振林表示﹐政府推出的薪金补贴2.0计划﹐对他而言无疑是带来帮助﹐有了津贴的补助﹐就减轻员工薪资开销的负担。

他说﹐其公司员工共分成办公室以及建筑工人。办公室目前是一个员工负责包办所

有职务﹐包括了身兼书记﹑做帐本等等。有了此项津贴计划﹐政府津贴雇主聘请员工﹐所以可从中减轻雇主所承担的薪金负担。

“这样一来﹐办公室员工就不必再像往日般那么辛苦需要“包山包海”﹐即使一人生病也有另外一名员工可以顶替。”

他表示﹐其公司建筑工人主要以土著为主。面临疫情冲击下﹐建筑行业也深受影响﹐许多员工因在这期间无法施工而纷纷返乡另觅生计。

因此﹐政府在疫情期间给予援助﹐是至关重要的﹐让他在政府的津贴补助下﹐有能力并开出更好的薪金吸引建筑工人们工作。

“因此﹐政府实施的薪金补贴对我来说是好的。”


全力抗疫复苏经济

方友麟。

书店业者方友麟感激政府给予员工薪资补贴,这的确缓解了商家的资金紧张。

他指出,近年来书市行情欠佳,行动管制令期间,各商业活动停顿,各行各业大幅度减少交易,这对实体业者是沉重打击。

“但是一些基本开销如水电费、网络费仍然需要支付,特别是租金和员工薪金更是一笔不小开支。”

他说,每个员工的家庭都有各自的负担。如今,疫情尚未结束,期盼政府能够全力抗疫,复苏经济,共克时艰。


实际关怀好政策

徐邦益。

加帛鸿兴贸易公司东主徐邦益表示,政府推出中小型企业特别关怀援助金和薪金补贴计划,这是实际关怀人民的好政策。

对微型企业和员工,可谓是“及时雨”,辅助有关企业,纾缓巿景低迷的困境,也能帮助到中小型企业员工。

因此,他感谢政府这项扶助和辅助的暖心政策,并希望在经济潇条和面对疫情冲击的逆境中,继续提供有关援助及加码援助金,以扶助微型企业,帮助员工能够继续就业。

也是加帛中华幼儿园董事长的徐邦益说,私立幼儿园和教育中心也获得政府援助,减轻负担,尤其是疫情时期的收入深受影响,学生减少,学费收入来源中断,教职员薪金则继续支付,有了政府提供的援助金,减轻了日常的开销负担和行政营运成本。


有补贴好过没有

黄永安。

电脑业业者黄永安感谢政府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为商家提供了薪资补贴措施。“行管令期间,我们是不能开店营业的,即使到6月,我们也是有条件行动管制期,只能允许一半的员工回公司工作。是这几个月才恢复正常营业模式。”

可以说,在行管令期间,不能开店营业的公司是没有收入的,那么员工们的薪资支出怎么办呢?所以黄永安庆幸政府在疫情期间,为商家提供了6个月的员工薪资补助。“我公司有超过20名的员工,大家都需要生活。虽然我一些员工的薪资是远超过这些补贴,但是有补贴好过没有。在公司不能营业没有收入期间,这笔由政府补贴的援助金,帮助我们熬过难关。”

他也提及,电脑公司现在虽可以回复正常营业模式,且因为疫情,在家办公的人大增,对电脑或相关配件的需求也大增。

“原本现在应该是电脑相关行业比较有市场的时期,因为需求量变大。但是电脑周边配件主要都从中国、台湾、美国、日本、韩国等入口。现在这些国家都面对疫情影响,很多零件变得无法正常供需。”再加上中美贸易战还在进行,使得电脑配件的补给更加不容易。

他苦笑说,现在是有价有市却无法供应,他们也只能看着着急。这些问题都是世界性的问题,已经不是马来西亚一个国家可以解决的。“其实我们都知道,如果再让政府为商家提供员工薪资津贴,对国家是很沉重很沉重的负担。但现在整体行业也被世界经济现况以及疫情两边夹攻,所以我们也是有在期待政府可以再予以有关补助。”


感激政府各种补贴

萧庆文。

泗里街婆罗洲联合运输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萧庆文表示,该公司受到今年3月中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及政府实施行管令措施的影响下,让整体营业收入下跌超过30%,其中3月至7月份更是连续出现亏损情况。

他受访时透露,目前该公司员工总数约为130人,每月仅薪水支出就要18万令吉左右,公司一开始就申请并获得政府补贴每月在10万令吉之间。从10月份开始,政府在工资补贴计划下,为公司每名员工每月提供薪资600令吉的补贴,直到今年12月底。

他坦言,身为泗里街本地唯一客运服务公司,载客量的多寡将直接影响公司的营收,而且疫情和行管令期间带来的影响是最直接明显,就好像往年在学校假期,特别是在10月和11月学期末,是学校集体旅游的旺季,公司包车服务几乎是应接不暇,而今年显然大受影响,也打乱公司收入。

“庆幸的是,公司旗下目前4条以泗里街为中心的短途客运车费,在今年7月分开始获得政府津贴而有所调低,甚至部分路程乘客只需付费1令吉,惠及那些常以巴士作为代步的通勤人士和低收入群体。此举使得公司目前载客量在短途服务方面,尚能维持收支平衡。”

不过,长途快车服务方面却仍旧面对营收不如预期的窘境,主要原因还是搭客减少,其次就是印尼边界及疫情红区管制等多种因素的影响。

无论如何,他还是代表该公司感激政府给予的各种补贴,包括员工薪资补贴,有补贴总是好过没有任何补贴,至少帮助公司在当前特殊环境下,减轻了一部分薪资负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