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一颗政治震撼弹投向了霹雳州,原任大臣阿末费沙在信任动议不被接纳的情况下,只能黯然下台。阿末费沙何许人也?虽然大臣任期内表现并算不上称职,较广为人知的就是那番“孤军作战”的言论,但他毕竟是土团党署理主席,是党内继首相慕尤丁之后的二号人物。

Advertisement

巫统选择公开将他给拉下马,可说是丝毫不留任何情面。这体现了目前的国盟政府只是各党因利益所需而暂时合作,成员党之间的关系其实脆弱不堪。慕尤丁在相位上如履薄冰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之所以尚未被来下马,最重要的原因是比起国盟,反对党更像一盘散沙。

两党矛盾不断激化

巫统内部对于土团党的争议从未消除,只是碍于内部不同的山头派系有著各自的盘算而迟迟未能达成共识。除了那位被同僚指责巫统身土团心的部长级人物之外,其他巫统领袖卡立诺丁、纳吉、东姑拉沙里等人对土团党炮轰抨击更是不曾停歇。由此可见,巫统与土团党之间矛盾不断激化,尤其是在土团党将沙巴首长一职收入囊中及原本坚定的盟友伊党不断靠拢土团党之后。

不久前,更是传出阿末扎希与纳吉阵营暗度陈仓,计划联手安华调转枪头,反将慕尤丁一军。必须注意的是,这一次的倒大臣行动是在霹雳,而该州正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根据地。若无他在背后的默许,想必巫统议员也不会如此“胆大包天”,集体炮打司令台。此举对巫统而言绝对是一举多得,除了给慕尤丁下马威之外,还可将自家人推上大臣一职,重新掌握州政权与州资源。

Advertisement

土团风光不再

随著阿末费沙下台,土团连在西马最后一个大臣也丢了,当初手握柔佛、吉打、霹雳三州州政府最高领导位置的风光成了过眼云烟。要怪只能怪自己当初的不义之举!阿末费沙的遭遇或许就是所谓的因果,他应该怎么也想不到在短短数个月后就尝到了当初希盟前盟友的苦涩吧!

国盟政府当初在没有共同的方向与愿景的情况下成立,如今又需要顾忌并适时压制彼此势力的增长,让更多精力花在内耗上。试问这样的政府如何能够带领马来西亚步上正轨,何时才能重新整顿经济呢?

难道一个不把心思放在打击贪污腐败,反而对售卖烈酒下达禁令与强行拆除兴都神龛的政府,是人民想要的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