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党代表大会总结,变相成为伊党开明派领袖的告別仪式,他们轮流上台发言的时候,莫哈末沙布哀伤、沙拉胡丁冷静、玛夫兹豁达、哈达南利怒 气冲冲、哈尼法迈汀失控痛哭,加上唯一开明派中选者玛兹兰阿里宣佈准备与战友共进退,虽然反应及谈话內容各有不同,但无不流露出对伊党的失望,以及过去数 个月累积下来的委屈。

Advertisement

虽然哈迪阿旺在这场党选中大胜,但党选的后遗症还是深深衡击著代表大会。这场党选,造成伊党两大派系极深的嫌隙,无任何跡象显示,两派的歧见会因此缓和。

断交提案掀起爭议

表面看来,这批开明派领袖仍对伊党相当忠诚,预料短期內,还不至于退出伊党。但该如何弥补两派之间的不和,將是哈迪及伊党新领袖层在接下来2年一个重大的考验。

与行动党断交的提案,是週六代表大会另一个引起爭议的焦点。虽然大会决定,这个由宗教司理事会提呈的提案不需在大会上討论,但此宣佈反而激起代表们的不满。

其中,前主席法兹诺之子法依兹反应激烈,表明如此重要的提案,应让中央代表辩论及表决,而不是仅由少数领袖去定夺,台上领袖,包括大会议长依斯迈及提案委员会成员玛夫兹,似有难言之隱,没给明確答覆。

一时之间,中央代表及媒体们都非常混淆,不知道伊党到底有没有通过断交的决定,而代表大会更二度出现混乱。

直到大会进入尾声,总秘书慕斯达法才给予较明確的交待,表明伊党仍未做出最后决定,还需交由宗教司协商理事会做进一步商討,之后再交回给代表大会定夺。

换言下,这项影响深远的提案,可能还得继续纠缠多一年,直到明年的代表大会。

正当伊斯兰党召开代表大会之际,也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丑闻被炒得最火热的时候,消费税、油价高涨造成的民生压力,马哈迪与纳吉关係恶化,都是可以在伊党大会上发挥的好题材。

但为期3天的代表大会,中央代表及领袖们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爭论如何解决內部问题及民联的合作关係上,至于经济发展、人民福祉、社会治安、贪污滥权的討论,少之又少。

陷入內斗的伊党,已经错过太多追击国阵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