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党欲借旗让斗士党上阵,惹来希盟友党尤其是公正党部分人士的不满,甚至呼吁希盟必须尽快采取行动,革除后患。冤枉的是,此话出自斗士党会长敦马哈迪的口,诚信党急忙灭火否定借旗之事,但凡事出必有因,一只巴掌拍不响。

Advertisement

老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老人家的毅力就是哪里跌道、哪里爬起来,哪怕是死,都要持续斗下去。但老马的固执,对反对党的集结和团结毫无益处,甚至百害无一利。不过说实在也不能全怪老马,凡政党说实在的都是理念杂糅的利益集团,若不顾全自身,该党的存留价值意义何在?

老马原本欲拉沙巴民兴党入局,以便作为制衡安华的筹码,孰知沙菲益没他想像中那么愚笨和甘于被利用,才不会跟其陪跑。尤其是捍卫沙巴州政权落败后,民兴党欲重整旗鼓和评断最佳的去路和方案,去年便提出西渡扩大版图。沙菲益更在一场论坛活动中,直接批评老马和安华是去年2月政变的导引,呼吁国人必须对抗“老人精英政党”。

当然,沙菲益是左右开弓,希盟政党和领袖躺著也中几枪;此话亦可推敲,民兴党持续不沾边,也不跟老马为伍。斗士党署理主席马祖基也已证实,和民兴党合作无望。

至于诚信党何以和斗士党如此贴近,只能说是身居小党的无奈,它想当和事佬,想做希盟和斗士党间的沟通桥梁,却吃力不讨好,反而屡屡中枪。他也最讲原则和共识,凡事都以希盟其他政党说了算,它没有异议,但长远下去,你会觉得该党如此发展下去,是会有多健康和长进?诚信党脱自伊党,能有今天的地位,实多得希盟和老马,但也仅能到此为止?

Advertisement

诚信党相信老马,是因为其“反对党大联盟”的理念,但对于公正党,那是分化反对党和“马”首是瞻,是老马的阴谋。但诚信党出卖原则了吗?不妨去翻查去年迄今的政治新闻,诚信党仍然在找寻最佳共识,反而那个一同高唱支持老马的行动党,都不知反复转态了几回。

毕竟支持安华任相是一回事,但安华若无能为力,何苦还执迷不悟?可惜,说归说,没人真想做“罪人”,或背负分裂反对党的“祸首”,观察一年来的政治口水战便可知一二。

迄今看来,无论是安华和老马,仍然在各说各话、隔空喊话,大团结共识恐怕已无甚可能,除非双方真的放下己见,决定抛开一切枷锁重新和谈,否则反对党无论哪方都很难做人。

不过,若各路反对党想打破“两线制”的框架,重新回到大混战实也不足为奇,自国阵和巫统霸权倒台后,我国当今局面是无人能做大,又历经去年2月政变的现实,各路朝野诸侯早已摩拳擦掌在坐等机会到来,所以试问安华和老马,你们玩够了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