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生活忙碌且单调,几乎每天住家公司两点一线,难以拓展交际圈子。因此,使用交友软体认识更多朋友,甚至是感情交往对象,早已是再普遍不过的事。尽管如此,身边总有一些人,纵使单身已久,也渴望开展新恋情,却始终没想过要尝试市面上层出不穷的交友软体,这是一种坚持还是固执?另一方面,虽然使用交友软体的人越来越多,但因为各种因素而放弃使用也大有人在。本期找来数名反趋势而走的受访者,听听他们的内心想法。

Advertisement

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小李(化名)‧男‧26岁‧自由业

距离上一段感情结束已相隔两年半,小李当初是在朋友几番推荐下开始尝试使用交友软体,起初也有不错的体验,不仅配对成功,也曾与对方相约见面。

“我们就读同所大学,互相有意思。因为对方即将毕业,我们在App上认识不久就约出来见面。后来,我觉得关系发展得太迅速,便主动踩刹车,不再联络。”他解释,在推崇速食爱情观的环境里,他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累积足够的喜欢,就与对方展开恋爱关系。“虽然很多人都享受这种状态,不需负责,只求开心,但我认为若两人不够坦诚相待,久而久之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造成伤害。”

他也表示,偶尔在聊得兴致勃勃时,对方莫名其妙不再回复,或是需要一直找话题吸引对方,都很消耗精力,时间久了会让人厌倦。断断续续用了4年后,让他下定决心放弃使用交友软体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大学毕业后回到位于吉打的家乡,身处环境让他在App上都只遇到友族同胞或泰国人,不然就是假帐号,彻底将他的乐趣消磨殆尽。

Advertisement

性格外向、自称“人来疯”的他认为,面对面互动可以马上知道对方一举一动,与隔著软件交流相比,最大的差别在于情感表达,“因为你永远都不清楚对方的真实情况,是否抱著真诚的心来看待这段关系。”虽然身边不乏好友透过交友软体觅得交往对象,但据他观察,最大的坏处是恋爱关系很快开始,往往也很快结束。

抗拒以貌取人
又晞(化名)‧女‧26岁‧会计师

母胎单身的又曦,身边朋友多次劝导,始终没能让她迈开脚步,尝试使用交友软体。

Advertisement

问她在坚持什么,她说:“也许是在抵抗这种以一张照片定生死,将人过度片面化的趋势吧。现实生活当然也是看脸的世界,但通过两人相遇的地点、缘由,以及互动,能让我对对方有较立体的初步认识,再决定是否进一步交往。另外,只通过照片和简介了解一个陌生人,展开的谈话很可能变得公式化,消解每个人的独特性。”

她笑说,曾被朋友不留情面地戳破这层迷思:“那你的坚持让你在生活中认识了多少人,开展了多少次有意义的对话?”她语塞,只好耍赖地将原因归结到性格上,“其实交友软体也是社会的缩影,从我朋友的经验来看,通过App成功找到另一半的人,大多在真实生活中都外向、主动,不缺追求者。对于内向、被动的人而言,不会因为App就一改本性,瞬间变得积极。况且,在无法掌握对方好坏、真假的前提上,即便通过文字,也不会让我们安于表达自己。”

最后,她强调,交友软体对她来说只是中性工具,没有对错,更没有谁更高尚可言,端看适不适合而已。

始终缺乏真实感
小聪(化名)‧男‧31岁‧从事销售管理

谈过3场恋爱,至今单身超过8年的小聪,对交友软体没有信任感。他认为,通过App去认识一个陌生人,缺乏真实感,难以通过这种途径与人深入谈感情。他更喜欢在现实中以面对面的直接互动与另一个人建立情感。

虽说在App上与人初步认识后,可以约出来见面,试著好好相处,但对他来说,透过交友软体无法清晰掌握对方的背景,孰善孰恶,意图好坏,所以要发展到完全放心与对方见面的程度,门槛就提高不少。“毕竟在马来西亚,网络交友也衍生出不少负面新闻,女生会怕,男生何尝不会!”他更坚定地说,除非这些安全隐忧能被彻底实在地解决,否则有生之年都不会用交友软体来寻找交往对象。
虽然身边很少朋友使用,但他其实不反对年轻人多尝试,“这也算是一种对爱情的学习过程,总比没经验好,至少能懂得如何与异性沟通,也许慢慢就会了解自己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模样。”

回到现实层面,虽说以目前的生活与工作状态,并非不能认识到更多的人,但他表示,随著年纪增长,顾虑也变多了,向对方表达心意前会更踌躇,不再拥有年轻时直接展开追求的心思与精力。现阶段,他期待能拥有一段成熟、对等的恋爱关系,双方都能负责好各自的生活。

无法放心地表达自己
林嘉雯(化名)‧女‧25岁‧字幕翻译员

单身已有两年多的嘉雯,本著想要认识更多人的心态,开始使用交友软体。然而,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

“我觉得我挺矛盾的,虽说想要结识朋友,但又觉得同时得和好几个人聊天,不断思考新话题以保持对话不中断,时间久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对于如何在App上呈现自己,她也有不少顾虑,“撰写简介时,我一方面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是个有趣的人,同时又担心他人因而对我有错误的期待。”

原以为被动、内向的性格,在使用交友软体时,免去面对面互动的元素,会来得更得心应手,但事实不然,她还是没办法放心地表达自己。“我觉得我在现实中比较聊得来,那是因为无处可躲,只好硬著头皮聊下去,而若通过交友软体,我随时可以将手机丢在一旁忽视对方。”这种无拘束的互动方式确实能为内向的人降低交际成本,但也不保证会换来一段有机的对话。

尽管透过这番经历,让她意识到原来自己比想像中还要胆小,但她不排除未来会再使用交友软体,亦相信有人能以此找到真爱,所以建议单身者不妨尝试,获得不一样的体验,也能见到形形色色的人。最后,她希望能遇到一个相处得开心、舒服的成熟对象,一去看世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