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政局风起云涌,但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巫统虽然表明来届大选不与蓝眼合作,但即使蓝眼或希盟真能够和巫统成功缔结姻缘,就能打造大马最强联盟吗?

Advertisement

巫统与蓝眼或希盟的合作,日前随著巫统主席的声明,来届大选仅会与国阵成员党合作,而走出了一片疑云。当然,一些人对此还是有所保留的,尤其未来局势的发展,可能带来不同的变数。

不过,总结最近巫统领袖中认为合作“并非不可能”者,一是已表态不支持国盟的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另一位则是前首相纳吉。姑里的理由十分简单,就是指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在国会无法获得多数支持,所以由其担任首相根本违法,应该自愿退下;而纳吉则认为“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但必须建立在互信和稳固的基础上,否则很快面临崩溃。

说罢,虽然各有歧说,但目标都剑指土团党,即土团党人已无掌权合法性,以及土团与巫统无法达致互信,其结果显然就是有目共睹:当下七国般乱的朝野政局。当然,巫统刻意回避自身欲夺权与不满分配等问题,把自己装得跟受害者似的,又是另一回事。

巫统最高理事会虽然已议决来届不与土团合作,但反观全国巫统领袖的看法出入都持很大差别,一些领袖认为与土团割裂关系是不实际举动,但基本都不反对去与其他政党合作或组成联盟,唯独无法接受行动党。虽说民间与学者都有分析指,巫统与行动党虽然两党交恶近一甲子,不过当前却有著共同敌人、而且又相对世俗性质,何乐不为?

Advertisement

是的,看在行动党眼里自然无所谓,毕竟该党富有韧性,与伊党结盟断交也呈现不同论述,和马哈迪相互为敌,随后亦可共同“救国”;只要符合该党议程,能够在民粹思潮的反馈中获得认同,要靠谁就靠谁,没什么不可以。

巫统就棘手多了,该党不仅是在朝在野都是老大哥,而且具多数马来穆斯林选民的代表性,虽说组织和领导有严重的裙带和陈腐化,但一些原则问题还须慎重注意和顾虑。合作或否,应当从巫统是否同意上来看;希盟虽然内部存有歧异,惟合作的阻碍仍不算太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