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这个时候,全国中小学都因为突如其来的行管令,准备网络教学而搞得人仰马翻。因为在这之前,不少老师根本没有听过Zoom、Google meet等平台,各中小学也没有处理过网络教学的分班、上课规范等事宜,学校、老师们只能摸石过河,终于稳了下来,除了无法解决的网络基本建设问题,几乎是所有难题都有一套解决方案,师生都能够自在的进行网络课程。

Advertisement

随著国内各领域的开放,中小学也在三四月陆续复课,而教育部长更表明未来不再会有全国性的停课,而会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建议处理疫情严重区域的学校教学,如此一来也意味著经历一年的线上教学,接下来也将全盘回归实体课,如此一来,网课将何去何从?

虽然网络资讯科技在这20年来发展蓬勃,但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带来行管令,其实网络教学仍会只是教育理论中的一个可能性,因为没人觉得在这个时间点,网络教学能够取代实体学校教学。各校虽然都有多媒体、数码教学等设备和规划,但也只是从辅助教学的角度切入,从来不是站在取代实体教学的方向思考和规划。

网络教学非毫无意义

所以在网课取代实体课时,老师们用的是实体课的课程规划安排课程,以学校实体教学的教学方法与材料教学,并且根据长久以来的考试评量模式给学生评量测试,最后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悲剧,各种网课负面成效的讨论和批判。

Advertisement

这当中也有不少让人觉得啼笑皆非的安排,如在家里穿制服上网课、透过视讯镜头立正唱国歌校歌、网课上体育课,甚至是课外活动等让人难以理解的安排。网络教学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平台,其师生互动与实体课有根本的不同,有实体课难以做到的录影、重听等好处,也有无法像实体课般的互动等大家习以为常的教学方式,如果过于执著实体课的那种好,而试图将习以为常的模式直接复制到网课,将只会造成学生无感,老师疲于奔命的结果。

其实过去一年的网络教学并不意味著完全失败或是毫无意义,相反的如果要让这一年的网络教学能够留下什么,以及为未来的网络教学提供经验,就需要教育学者收集各种资料并进行探讨和研究。

只是嘛,马来西亚过去数十年来的传统,在此可以预测,在实体教学回归正常后,线上教学将成为历史,也不会有人去怀念、期待这一年的教育模式,就像是一场全国性的线上教学实验,回归实体课后将水过无痕,不会在教育史上留下什么,更不会有人想要改进,一切打回原形,只有经历过的学生刻苦铭心,如此而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