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探讨官联公司(GLCs)和官联投资公司(GLICs)的角色,我们需要思考三个根本问题:第一,政府是否应介入国家的经济活动?;第二,本质上实为政府属下机构的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是否应如私营企业模式运作?;第三,在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的新时代,这些公司应扮演什么角色?

Advertisement

在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和兼顾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的ESG投资理念(环保、社会和治理)下,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必须尽快融汇这些概念的原理和原则。

第一,政府是否应介入国家的经济活动?有一些经济学派主张政府不应干预经济和自由市场。依此主张,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应远离经济领域,经济活动完全由私营企业推动。其中一个常提的论点是,政府的公共投资反会导致私人资本被排挤。

然而,从全球近期的经历显示,尤其是现在新冠肺炎疫情肆掠期间,很明显的,政府在推动经济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若政府没有扮演监管者,我们将无法分辨各种新冠疫苗的安全性。更显著的是,政府的实权也包括决定何日重启或关闭国家的经济活动。

同时,政府也是市场上最大的购买和消费者,亦是社会保险的最后后盾。正如近期所经历,一当危机来临,政府总是被呼吁出手拯救金融机构,企业和劳工们的最后一方。

Advertisement

政府是天使投资者

值得正面一提,政府经常也是关键的天使投资者(angel investor)。没有国家的庞大资金,许多先进科技诸如互联网、定位导航(GPS)、语音智能系统(如Siri)以及疫苗开发的医疗研究等将不存在。基于其高风险和高失败率,私人企业往往鲜少投资在此类长期性研究和开发项目。但是,一旦这些项目成功,它们可为社会带来巨大的利益。

显然,政府是否应参与国家经济活动?答案是肯定的。

四十年前,美国前总统里根在他的总统就职典礼上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政府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案;政府本身就是问题的源由。”如今,各国都在寻索更积极投入、更具同理心的政府来引领大家走出疫情所带来的严峻挑战。可见,这个世界正在告别里根总统/撒切尔夫人的经济观。

Advertisement

我希望我们可以结束“政府无理由参与经济”的愚蠢论调,进而专注探讨政府应如何参与经济的建设和复苏,以达到最大成效来造福大众。

第二,本质上实为政府属下机构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是否应如私营企业模式运作?

我们必须现在坦率的面对和重新认真审视我国国有企业、法定机构,以及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状态和其运营模式。

举例,官联公司一般从事哪些最常见的业务?略过国油不提,其他涉及的领域包括房地产开发、棕油,或两者皆是;其次便是金融业和私人医疗。这些都是发展成熟的领域,若要吸引私有企业资本其实并非难事。

这并不意味著官联公司完全不可在这些领域操作。但,当这些公司也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而选择聘请廉价外籍劳工,在官联企业所拥有的土地上建造房屋以私人发展商的模式出售给大众时,国家其实错过了巨大的机会。

官联公司其实应视自己为“开拓者”,积极发展新生产流程和新业务模型。他们应开拓更高效的棕油生产工艺,进而往上游提升价值链,开发可以替代棕油的新农作物。他们应该追寻如何提供人民最先进的医疗科技服务,而不是为少数建立更多的私人医院。此外,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应该为国人创造良好的就业机会。作为国家的代表机构,它们应该追求的是广大的大众利益,以应对当今社会所面对的挑战。

另一个例子便是房地产业。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大规模地参与了房地产市场,在这一环,我们也应该重审其所该扮演的角色,探讨它们可如何不继续贡献在通过“将园丘开拓成住宅区”等等的计划,过度无度的扩张城市边界只会导致整体社会需要使用更多能源、基础设施成本过高、无助于改善气候危机。

作为公共机构,他们应该带领马来西亚人回归到如何改善城区内可持续住宅的模式,例如支持租赁住房。此外,官联投资公司仍旧卡在投资巨大资金于收费大道建设,也因此他们难以脱身现有扩张式的城市模式。

近期吉隆坡市中心出现多个大型项目:比如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106层)、吉隆坡118大楼、武吉免登城中城,大马城,以及可能的甘榜峇鲁重建计划等。政策制定,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及私有企业的领导们必须重新拟出一个新的经济模式,共同追寻制定适合吉隆坡未来发展的方向。

须履行社会责任

我们必须考虑为中产阶级建造租房(rental housing)。这些住宅单位可设立在靠近公共交通的地点,社区的设计也让他们能够步行和骑脚车上下班。这将降低建造停车场的必要,发展商也可节约成本。官联公司可探讨如何为这种租房模式引入新的融资方式,例如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s)。

至今,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因过度融资间接巩固了现有城市模式的发展。其效应是城市逐渐失去生气,现今城市规划导致劳工的日常通勤成本高昂、身心疲惫,更不用说对气候环境的破坏。一人一车的通勤模式也占据了劳工一大部分的可支配收入。也因如此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现况,减少小市民在这一方面的支出,从而改善生活品质。

现在是我们重新思考和反省的时候。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不应该模仿私人企业以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操作于房地产、私营医疗服务等领域中。在赚取利润的同时,它们也必须谨记其社会责任,除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减缓气候变迁,也为小市民创造良好的就业机会,参与贡献,创造出一个公正和繁荣的社会。

至于,官联公司/官联投资公司在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下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我会另文详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