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9日讯)因去年冠病,而改成今年才举行的2020年巫统大会,传达3个明确信息,主要是巫统不与国盟、土团党和希盟合作。

Advertisement

1.不与国盟、土团党和希盟合作

起初,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暗示不排除与希盟合作的可能性,不过,他后来在巫统大会发表政策演说时,表明巫统彻底拒绝与希盟任何成员党合作的概念。

盛传阿末扎希这番话是要安抚忧心忡忡的基层,但这很难证实。

尽管如此,从代表们参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政策演说辩论环节,就能看出端倪,即使不是所有,大部分人都一直坚信巫统是主力,而这地位不该被妥协。

Advertisement

巫统上上下下都对土团党充满敌意,而阿末扎希也表明,巫统不与分裂出去的人合作,还用“害虫”来形容这些从巫统衍生出来的派系。

同时,巫统对那些明显亲土团党或同情国盟的巫统领袖及党员充满敌意。

大部分巫统代表视土团党为“水蛭”,纯粹藉着巫统力量来保住权力。

2.并非所有巫统党员视伊党为友

Advertisement

若本来很模糊,现在就更加模糊了。至少很多巫统领袖表现出一幅向伊党发出最后通牒:要么我俩同在,要么与我为敌。

这个局面把阿末扎希派系和亲伊党派系分得更明显。

政治分析员说,“马来至上的战队”能确保巫统和伊党赢得75%马来票,若现在就大选,肯定能取胜。

相比之下,巫统拥有最多国会议席,不过政治分析员已排除巫统在第15届大选后,独自组织政府的可能性,换言之,巫统终究需要和其他人联盟。

阿末扎希向代表们说,巫统将在第15届大选,以国阵旗帜独自上阵,不过,一旦大选结束,就开放谈判组织联盟政府。

对此,巫统内部的看法是,这么做巫统能提高议席的份额,并且只要有谈判,就能掌握更多主导权。

3.巫统还未从第14届大选败阵汲取教训,相信权力是给定的

巫统处于开战状态。它想告诉对手,它冲着去战场,并有信心会赢。不过,信心这种东西只是一个说法。

在这两天的巫统大会,很少代表向警惕心重的人民,释放出巫统已悔改的信息,或者至少巫统尝试改革,并清除它在第14届大选受辱的各种因素。

巫统领袖反而沉浸在吐槽土团党的嘉年华会般,让观察员发现巫统其实视分裂出去的政党为一个威胁。

在辩论环节,几乎没见到政策方面的讨论。

巫统宣传主任兼巫青副团长沙里尔(Shahril Hamdan)有提及,巫统必须积极为紧急议题寻找解决方案,如工资停滞、就业不足等,而其他人在政策方面,则没留下多大的印象。

除了挞伐土团党,巫统似乎在追溯过往美好,一直提及从前多么优秀和执政力量,但没具体的向选民说明它能带来的价值。选民几乎把巫统联想到贪污。

阿末扎希在发表政策演说时,声称巫统施压国盟政府推出一些有冠病相关的关键救济措施,例如延长“贷款延期还款计划”(loan moratorium)、放宽提出养老金的条件。

尽管如此,没什么人跟进这些议题,而权力才是大家热烈讨论的事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