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届巫统代表大会挥别前年的败军之势,在重执政后声势虽有所回温,但随著巫统与土团切割、并放话要退出国盟政府后,党内的裂痕也开始逐步加深,唯恐有不测之风云。但真会如此吗?

Advertisement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在大会上已声称,获得巫统代表的一致同意,会将退出国盟政府的议程交由最高理事会讨论和裁决,若国盟政府在紧急状态结束后的8月1日前后举行大选,巫统将收回支持并撤出政府。

扎希甚至不点名放话挑战被指亲土团党的前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要其胆敢辞部长职。当然,这个放话不仅是针对个人而言,在中央握有部长职者还包括依斯迈沙比里、阿汉峇峇、希山慕丁、诺莱妮、凯里、三苏安努亚、利查马立肯和哈丽玛,无疑等同是剑指持官者,来试探党人忠心

目前为止,仅有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最高理事三苏安努亚等表示遵从,余者则未见有何显著动静。最备受瞩目的、亦被指为另一派系领袖的希山慕丁,在大会上竟表示巫统在措辞上不宜强硬,要维护盟党的友好关系和政治稳定为重,认为扎希的单打独斗论只是言之过早和有所保留。

无论如何,要说巫统会因此而分裂,却也一样言之尚早。而且,巫统党内所谓派系分野基本不明,主要不是派系问题,而是党领袖早前“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扎希一众的策反目标,是公正党主席安华。据时评人许国伟政变前的独到分析可看出,扎希和希山为主的派系,在希盟因相位问题纠缠不清时,便各自向安华和马哈迪联系游说。当然2月政变发生后,巫统席卷归来执政,安华和老马皆非首相,换了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上位,两派算盘皆落空。

虽然老马无法持续任相,土团党却如期壮大和掌握权势,不断吸纳和笼络各党跳槽支持,巫统一是不满土团当老大,再者就是土团不断挖巫统墙脚和分拆势力,让巫统更深感不是滋味,孰不可忍。

所以安华不停宣称获得支持人数实在不假,只是巫统党内不断地内部磋商和磨合,使得安华始终不得逞,否则国盟政府要倒早就倒了,只因巫统领袖有相当部分不信任安华,更是坚决反对行动党。巫统这次党大会,一致取得共识是相当清楚,也表达了巫统大多人士的看法,即扎希所强调的党最终立场:“拒绝土团党、安华和行动党”,就是挥别原先各派的歧见和路线尝试,走向团结一致与同仇敌忾。

至于是否单打独斗,显然又是抛出另一试探,议案虽已通过,但仍需由最高理事会做出最后定夺,即希山所谓的留一条后路。毕竟左看右看,也排除不了巫统与土团、伊党才能保持马来穆斯林团结多数优势的可能性,尤其伊党为了大局也将持续拥抱土团,巫统单枪匹马若有胜算也恐得不偿失。

所以,智库灵感中心执行董事希索慕丁的看法有道理,即巫统在意的是议席和权力分配,即巫统以往所攻打、胜获和跳槽的议席全数须归还,若土团能够做到,那巫统收回决议应不成问题。但如何成为可能,得考土团领袖的脑门和诚意了。土团在巫裔选区的胜算不高,想多大也仅此一届,这点巫统看得十分清楚。

巫统有5次党争和分裂记录,这次姑且说是有派系导引,更明确的说党和党人的利益才是至上考量,各方的利益既然有著共同目标,其余的则是权宜之计,尤其是利益分配问题和敌人都有相当的一致性,枪口固然是对外才划算。总之,这间老店的优势,不仅只有金字招牌,而且精于老谋深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