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在执政主流,但本届巫统大会所宣示出来的动向已是十分明白,巫统将重新站立起来,即使不与土团党及伊党合作,也会带领国阵成员党参加第15届大选。

Advertisement

在2018年大选时,国阵总共派出222名国会候选人,其中巫统角逐120席,结果只赢得54席,不但失掉中央政权,也首次让人感到巫统已日暮西山。之后,更有其中15席过档土团党,直到今天,巫统仅剩下38席。在这样的不利条件下,巫统大会仍执意自行上路,大有孤注一掷的“山河气概”。

另一方面,土团党原本只有13个国席,但在喜来登政变后,6名国会议员脱离土团党。真正在土团党旗帜下获胜的只有7席,加上后来从巫统跳槽过来的15席及阿兹敏从公正党带进的9名议员,土团党拥有31席,成为执政集团内第二大政党。第一大政党是巫统,而第三大的执政党才轮到拥有18席的伊党。这意味著巫统与土团党的议席相当接近,势力不相伯仲。

今天巫统与土团党决裂已成定局,除非土团党愿意让出首相职位,而土团党必然拒绝,或还剩一张王牌可打,那就是利用伊党的影响力,来强化土团党的地位。

伊党挟在“中间”

Advertisement

如今伊党是挟在“中间”,一方面它在2019年与巫统达成“全民共识”的结盟;另一方面,它又与土团党的关系良好,也不希望巫伊双方“大打出手”。

自从1999年选举以来,伊党的国席是介于20至25席之间,即使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2018年大选前夸海口要拿下40个国席,以成为“造王者”,但到头来也只有18席。伊党最大的收获是在1999年的大选,通过安华效应破纪录拿下27个国席。

从这样的情势来分析,不论是巫统或土团党与伊党合作,都要冒一定的风险;尤其是伊党的强硬宗教路线不会成为巫统或土团党的政治筹码。但如果这三党能结成一体,可能会使局面较为“平静”,因为巫统或土团党可彼此制约,不致各走极端。但这就好像当下的局面,无法组成稳定的政府。

除开伊党的宗教因素外,还有马华及民政的因素也需要巫统考虑在内。毕竟当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宣布不会在第15届大选与公正党、诚信党及行动党合作时,预示巫统要走回传统的道路,也要复辟巫统的威权主义。要统领国家,也要巫统领袖出任首相。

Advertisement

可是今时不同往昔下,若巫统还相信它的一党独大信念是正确的,那就显得有些难以理喻了。如果马华及民政支持慕尤丁,巫统又如何应对?

按照目前巫统的新动向来看,它已经抛弃与公正党及行动党合作的可行性。这与巫统较早前释出的合作讯息是相互矛盾的,也暴露了安华多次宣布获得巫统的支持而准备上台执政的豪言壮语是无法凑合的。究竟是巫统改变了立场抑或是公正党的一厢情愿?

但不容否认的是,为何从马哈迪到巫统,再从伊党;又从希盟到国盟,都有势力先后极力反对安华上位?如果说多元政党不合时宜,单元的种族政党才是正道,那么我们经常和不断要求政府开明和推行多元政策,好像与现实背道而驰,又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我们不认为政党和政治的多元性一定能解决社会和经济问题,也还是会发生矛盾,但如果我们一直在种族政治中打滚,一直强调某个族群的利益至上,那情势将会进一步恶化而没有好转。

先不要期望马哈迪承诺的“马来西亚民族”如何实现,而是很想问一下巫统,它将把人民带回从前还是新的方向?也想要土团党告诉人民,如何证明国盟比国阵更开明和中庸?当然公正党若有机会执政,它又将如何带领人民走出种族思维和铲除极端思想,还国家一个晴朗的天空?

不论是巫统、土团党或公正党,正如纳吉所言,如果没有华人的支持,又怎么执政呢?尽管华人在今天仍是少数民族,但人口少不意味著权益就必须丧失,而是如何被正确和适当的维护。这才是真正的人权,也才是真正意义的民主。

可惜的是,种族主义的幽灵越来越不受约束。这就有劳种族性政党或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能在思维和行动上自我作出改正和调整,以大地苍生为重。政治也者,天下为公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