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重新思考集装箱运输模式。

搁浅了一周,苏伊士运河上“大排长荣”的长赐号恍如沈睡的巨兽,动了一下,世界松了一口气。原本,全球的货运邮轮必须绕过南非的好望角,但全长近200公里的苏伊士运河横跨亚非大陆后,货运无需再绕道好望角,更不用卸货陆路,穿越地中海和红海。

Advertisement

可又有谁想过,科技进步的21世纪,欧亚贸易会被这条运河影响?

全球有高达25%的集装箱必须通过这条又窄又长的运河,在物流日益发达的今日,庞大的集装箱货运却加重这条运河的通行阻力。大家以为的康庄大道,实际上却因为一艘轮船的意外而被掐住喉咙,呼吸困难。

上一次运河无法通行,应该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以色列和埃及的军事关系紧绷下,这条海上咽喉关闭8年。而这一次,给世界航运最直接的冲击教训,或许是应该重新思考集装箱运输模式。

还记得去年年低,因为集装箱短缺和其他港口转运的问题,导致巴生港口出现堵塞吗?引发的效应是各类货物因此而受到牵累。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集装箱当然是运输大量物品的首选,但对于时常网购的散户,或者物流依赖合租集装箱的业者而言,非常无奈。

Advertisement

试想一下,如果今天将船运成本发挥至最大经济效益的情况下,推行以轻便移动的小型包裹货运,是不是可以不再受集装箱的影响?

分散货运压力

换个模式来说,以前我们总依赖快递公司邮寄包裹,即使是同一地区的运送也必须耗费至少1天。但因为科技,我们如今把运输这一块拆分,让电召车司机充当送货员或骑手,耗费的时间也可能就那半小时。

同样地,今天告别集装箱时代,当更多的船务业者投入参与,我们无需再仰赖大型运输公司,那么要让你的货运可在3天内绕遍全球,也不会是件难事。

Advertisement

因为参与者增加,世界各地托起货运的力量也增加,熟悉各个港口和报关程序的人也增加,一起分散货运的压力。毕竟,没有人想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如果下一次喉咙还被掐住的时候,至少不会像现在那么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