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称谓,不论口头恭敬,或是书面自谦,悉属礼教。出身名门,希山慕丁礼数周到,诉求谈判,相遇郭全强先生,尊称Uncle。何解?郭氏令姐爱莲,为希山令尊胡申法学院同学也。

Advertisement

出访中国,记者会上希山对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所说的客套话,亦是这一回事:“马来西亚和中国是一家人,你永远是我的大哥,王毅大哥。”听到这里,意外的是,大国之邦首席代表王毅不用中文,改用英语应答:“We are brother。”

显然的是,彼此示好,礼尚往来,不是降格;纯是旨在炒热气氛,显见关系融洽。那么,叫王毅大哥有问题吗?论年龄,68岁的王毅早从2013年3月起领航外交,确比60岁的希山资深,不是吗?何况,置喙希山之言,必能知道,公关的语境,实是你我之间皆兄弟也。往上继续推演,纵然暗喻两国千年邦交的手足情深,自然并非自甘示弱自贬马中的双边友好。

然则,听在国防部前副部长刘镇东耳里,一丝不以为然,甚至因此转发视频,高调点醒两岸的国人:“外交不是这样搞的。马来西亚是独立主权国家,没有谁是大哥。”刘镇东怎么忘了,当初他笔下〈诡异的慕尤丁〉开头所记,正是慕相过去四年给他的短信,开口称兄道弟。(In the text messages Tan Sri Muhyiddin Yassin sent me in the past four years, he would always preface it with“Bro”)

不论这对哥儿俩的,是否是“兄道友,弟道恭”;反正大清天朝之后,中国不做大哥好多年。外交政策,仍秉持1953年总理周恩来提出,和平共处之五大原则:各国之间,不分大小,没有强弱;不计制度,独立自主,不受外力干涉。

各党之间,原该也是这样,偏不尽然。经历喜来登教训,刘镇东显然还没有参悟,政治不是这样搞的,不管brother,power is the matter:权位所在,才是硬道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