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25日讯)工厂书记华裔少妇昨午被发现臥尸在停放巴士车站旁的座驾內,嘴角出血、颈部有一道明显瘀伤,家人怀疑她遭人活活勒死,动机不明!

Advertisement

女死者为现年31岁的林淑仪,已婚,没有子女,与丈夫住在中路武吉拉惹。昨天傍晚约莫7时半,其座驾国產银色普腾赛佳被发现停放在中路仙杜拉巴士总站外一处巴士车站,她坐在司机位上,已经气绝身亡。

女死者在中路工业区一家床褥工厂担任书记,平常独自驾车代步上班,昨天其任职销售员的丈夫身在吉兰丹州出坡公干,她原本放工后,打算到住在加埔的长姊家留宿,並与长姊约好傍晚7时半抵家。

不过,她却迟至晚上8时40分都不见人影,其长姊多次拨通其手机但无人接听,心生不妙,立即呼叫其他5名兄弟姐妹分散寻找下落,岂料,最后在该地点发现她已坐毙在车內。

其长姐林淑莲受询时表示,家人在发现淑仪时,她已气绝身亡,而且双脚已是僵硬,嘴角出血,颈部有一道明显瘀伤,疑是遭人勒颈谋杀。

女死者林淑仪生前与丈夫亲密搂腰合照。
女死者林淑仪生前与丈夫亲密搂腰合照。

仅不见白金项链

她说,家人发现淑仪轿车的司机座位门把上有血跡,淑仪的包包內所有財物也在,没有不见,只有一条她每天都掛在颈项的白金项链不见,家人在车內搜索很久都没有发现。

「当时,淑仪轿车的引擎已熄掉,但没有锁车门。家人是依据淑仪颈部的勒痕,怀疑她是遭人谋杀,但財物仍在,排除是劫杀,但留下疑点重重。」

她还指,家人也有怀疑发现地点可能不是淑仪第一遇害地点,或有可能凶手勒颈谋杀淑仪后,才移师至该巴士车站处,故佈疑阵。

此外,巴生北区警区证实,根据警方初步调查显示,死者嘴部和颈部都有伤痕,但轿车没有被爆车镜,也没有任何碰撞的跡象,车內的物品也没有不见。

女死者兄长林文翔指出,家人当时发现淑仪虽知她已断气,但仍不死心地为她做心肺復甦急救(CPR),但结果还是急救无效,家人再紧急把她送往巴生中央医院,最终仍宣告不治。

他说,淑仪丈夫昨晚得知恶耗后,马上从吉兰丹赶回家。家人今午到中央医院办理认领手续,遗体將停柩在她位于中路武吉拉惹的住家。

同时,女死者与长姐感情深厚,丈夫常因工作需要出坡公干,她偶尔都会到长姐家留宿,昨晚也不例外,却没料到会遭遇不测。他表示,妹妹的生活圈子都是围绕在家人身边,鲜少去认识陌生人。

长姐林淑莲补充说,淑仪与丈夫结婚3年,未有孩子,所以很疼爱她的孩子,在她有事忙的时候,都会帮她看顾孩子,偶尔也会带她的孩子到工厂。

死者家属在医院太平间办理认领手续。
死者家属在医院太平间办理认领手续。

死者习惯启动引擎后锁车门

家人今午在医院太平间表示,同事称女死者生前驾车有一个习惯,上车后先启动引擎才锁车门,不排除凶手是先躲在车后座的可能性,等到时机成熟再下手。

家人说,距离找到死者座驾的地点,距离工厂並不远,故不排除凶手在死者驶离公司不久后,伺机造案。

女死者丈夫也特地把她生前最喜爱的衣著带到医院,为妻子穿上。

根据解剖报告显示,家人指死者头部曾遭重击,身体多处肿胀,肩膀淤青,无不斥责凶徒灭绝人性。

同时,林文翔也请求大眾,如有目击者在案发时目睹淑仪遇害经过,希望他们能以好人好心之態前往报警,提供线索破案,以还淑仪一个公道。

他说,由于此事发生太突然,家人目前仍在处理遗体认领手续,还未商议几时才出殯,一切等到遗体停柩后,再作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