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部分领域的职场依然出现很大的性别鸿沟,有些领域几乎由男性主导,有者则相反。根据槟州发展机构数据显示,在槟州的电召车和德士司机当中,只有少过10%是女性,而托儿所和育儿中心的业者中,约90%是女性。

Advertisement

槟州政府是在去年颁发新冠肺炎援助金时,首次收集到细节的性别分类数据(SDD),并希望日后拟定政策时,能根据更多数据做决策。

槟州发展机构首席执行员王美玲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在领取电召车特别援助金的8386人当中,只有9.3%(776人)是女性。

“当中,较多女性年龄介于31岁至50岁。超过61岁的女司机就很少。”

至于2185名德士司机中,只有8%是女性;旅游巴士、出租车、豪华德士司机当中,更仅有2%是女性。

Advertisement

王美玲表示,虽然多数电召车司机是男性,但女性也可做司机,而她认为,若有机会,更多女性可成为电召车司机,以赚取更多收入。

她分析,安全因素是导致女司机人数较少的因素之一,因为不懂乘客是谁,有时也需前往偏僻地方载客,会担心被打抢、非礼、强奸等。

有些女性可能觉得驾驶电召车不够安全,但也有女性觉得没问题。
有些女性可能觉得驾驶电召车不够安全,但也有女性觉得没问题。

“但是,我遇过一个哑巴的女司机,30多岁,她不觉得危险,只是需要比较小心,要好好保护自己。有些女司机只让男乘客坐后面,不能做旁边(副驾驶座)。”

她补充,在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Grab电召车已要求使用电子钱包,因此不会带著太多现金在身上,被打抢的机会也减少了。

Advertisement

“男生也会面对安全问题如被打抢,只是女性的风险比较高。”

她说,乘客方面也可能有刻板印象,认为男性比较适合做司机,因社会上有人认为男司机比较好,女性驾驶技术比较差,乘客若看到是女司机,比较不放心。

“有些妇女没有车,就无法做司机。”

她补充,德士的情况和电召车一样,也是女性较少,但德士司机的另一个现象是,司机整体年龄比较大,因此这个行业未来可能被淘汰。 

巴士较安全 女司占三成

相较电召车和德士司机,巴士司机的女性较多,约有30%,王美玲分析,或因巴士比较安全。

她解释,巴士空间较大,也比较容易被看到。比起电召车有时可能要去比较偏僻的地点载客,巴士路线已定好,所以比较安全。

“而且,巴士上比较多人。最近也看到槟城快捷通有比较多女司机了。”

槟城快捷通只有3%女司机。
槟城快捷通只有3%女司机。


 
无论如何,旅行巴士的女司机比例非常低,据她了解,可能是因为多数司机是男性,有时数辆巴士一起出行时,男司机就可同房,比较容易安排。

她说,至于三轮车方面,如今100%都是男性,由于这行业需要很多劳力,希望未来能用电动操作,以吸引女性参与,给他们多一个选择。

她表示,很多地方政府前线人员,如清洁工人和执法人员,都是男性,只有4%女性,但她认为,女性也可以从事这些工作。

“可能是招聘时倾向请男性,也有女性申请,但没成功。”

她补充,女性也有任职清洁工人,但多数是在广场内,但她认为,应给予妇女更多机会从事路边清洁工。

“也有可能是因为男性主导了,女性不要去找这份工。”

但她认为,地方政府或可规定,某些路段只有女性清洁工,或可吸引更多女性应征。

她也分享,在槟州推广的性别反应及参与式预算案中,在颁发组屋清洁合约时,规定至少有40%女员工。

“目前正在3个人民组屋进行,未来可在其他人民组屋进行。”

她说,该措施的效果很好,可制造工作机会给当地居民,特别是女性,让她们赚取生活费。

她也指出,在托儿所和安亲班方面,则由女性主导,只有少数是男性,可能是因为女性对这行业有兴趣,而且一些父母觉得让女性照顾孩子,会比较放心。

议员及官联董事 30%女性未达标

目前槟州的国州市议员、行政议员、部分官联机构董事会,也还没达到30%女性的目标。

根据槟州现在的情况,在行政议员当中,只有18%女性,国会议员15%女性、州议员15%女性、槟威市政厅各21%女市议员。

“在槟州15个官联机构中,只有4个有至少30%女性。”

王美玲表示,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正逐步迈向30%女性目标。槟州政府规定,2017年第一阶段时,在MPKK 15名理事当中,至少要有一名女性,2019年至少要有3名,今年至少5名,即33%。

“在今年372份MPKK名单中,总共有32%妇女。但当中有些多女性,有些少,还有200个未达到至少5名女性的目标。”

槟州发展机构首席执行员王美玲。
槟州发展机构首席执行员王美玲。

但她解释,有些MPKK仍未委任满15人,槟州政府已致函给州议员,给予3个月宽限期替代人选。

另一方面,根据该性别分类数据显示,其他女性较少的领域,包括在3771名浅海渔民当中,只有2%是女性。在988个传统畜牧业者当中,只有3%是女性。

至于女性主导的领域,是托儿所和安亲班。在49个安亲班业者里,有90%是女性;在113个托儿所业者里,有92%是女性。

一些领域的性别比例比较平均,如小贩,在持有槟岛市政厅执照的1136个小贩和小商家,有44%是女性,而威省市政厅下的4494个小贩和小商家里,有42%是女性。

乘客送花庆生 巴士女司机美好回忆

从2015年开始在槟城快捷通任职巴士司机的诺苏海妮分享,身为一个女性,她当时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对它有兴趣,而且有挑战性。

今年49岁的她表示,她之前只是家庭主妇,不曾工作,开工之前有6年开车经验。

“刚开始驾巴士时,感到有点颤抖和笨拙,因为要在马路上驾那么大辆的巴士,但我尝试控制那颤抖的情绪,以便能成为一个更高效和成功的司机。”

她说,任职期间也有很多好的回忆,如会被乘客珍惜,帮她庆祝生日、会送礼物和蛋糕给她、妇女节时也会收到花。

“我不只是当他们是乘客,而是当他们是朋友。我们在巴士上聊天,他们也对我的驾驶体验感到舒适。”

她表示,安全是这份工的顾虑之一,本身是女性,需要在清晨4时许开工,风险较高,但她当作这个是挑战,并认为只要有兴趣,真心地做,就可胜任。

她说,公司也有加强安全措施,如在巴士上安装闭路电视,而多数女司机通常是做早班,晚上9时就放工了,不会像男性般做到凌晨2时那么夜。

“而且,公司也有准备宿舍,如果驾长途,或是值勤到太夜,就可到宿舍睡。”

诺苏海妮认为,虽然任职巴士司机是项挑战,但她满意这份工作。
诺苏海妮认为,虽然任职巴士司机是项挑战,但她满意这份工作。

询及多数同事都是男性,是否有面对什么挑战时,她认为,这方面的挑战不多,大家都可在同一屋檐下工作。

她认为,身为司机要有很强的耐力和耐心,如有时需要等待乘客,遇到交通阻塞状况时,需要控制本身的情绪。

但她表示,有时会面对乘客不友善的对待,如巴士迟到、别趟巴士未抵达就骂她,因此她需要有耐心,懂得控制情绪,要安抚乘客,解释别趟巴士可能损坏,或是因交通阻塞而迟到。

“如果对方大声,我们不可以回呛,我们只能安抚他们,否则场面会很僵。我们也有受过培训,学习如何对待有问题的乘客。”

“很多乘客都是乐龄人士,只要我们对他们好,他们就会记得我们的。”

整体上,她对于这份工作感到满意,因此鼓励有兴趣的女性可加入。

“身为女性,必须勇敢,面对挑战,虽然工作有挑战性,但我们也要有目标,否则不会成功。”

她做这份工也获得家人如丈夫和孩子的支持。她有5个孩子,2个孙子,孩子也引以为豪。

她说,当她首次开巴士时,丈夫和孩子有上巴士支持她。有时孩子放假时,也会乘巴士陪她。

“当我们成功,孩子会视我们会榜样,也会以我为傲。”

目前,槟城快捷通共有639名司机,当中20人(3%)是女司机。

通报Grab电召车热线 过滤掉“不好”乘客

电召车司机陈欣怡表示,Grab电召车公司热线很有效,会过滤掉“不好”的乘客,而且会采取严厉行动对付那些有问题的乘客,因此可减少对安全的顾虑。

她从2017年7月开始驾驶电召车,至今已有4年。但她表示,虽然身为一个女性,她就像其他男性般,没拿胡椒喷剂或曲棍球棒或球棒。

电召车司机陈欣怡。
电召车司机陈欣怡。

她分享,有次载送一个外国男子时,第一次感到有点害怕,但最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有些乘客要我的电话号码,但如果我看到奇怪的信息或电话就会忽略掉。如果感到害怕就不要给,通常我不会给的。如果感到奇怪,就应向Grab反映。”

“我享受这份工作,还有它的福利。”

但她提醒,若有些女性感到害怕,就无需从事这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