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4日讯)行动党中委会选举即将在6月举行,党内再次浮现“精英派”和“草根派”之争,以林吉祥父子为首的当权派(精英派),开始受到部份受中文教育的“草根派”批评。

Advertisement

分析认为,行动党内部,由于意识形态及对次大选路线的不同,导致今次纷争的声量更大。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称,“精英派”和“草根派”的纷争,是行动党一直以来都存在的问题,现在因为党选即将来临,加上行动党正在谈论是否与马来政治人物合作,导致矛盾比较突出。

他称,草根派认为行动党可以在2008年后的3届全国大选大胜,主要是依靠华人选票,因此觉得要稳固华人支持,多过于争取马来选票,因为至少可以稳定基本盘。

不过,在2008年之后,行动党的新时代领袖,他们比较偏向蓝海策略,即认为除了华人选票之外,还要开拓新的政治版图,这是华沙派和英沙派纠纷的开端。

Advertisement

“精英派倾向靠拢马来领袖,试图寻求共同合作,来开拓马来选票,草根派则是比较反对,担忧可能吓怕华人支持者。”

李泰德指出,行动党在2018年赢得的42个国会议席,华人选民比例占45%以上的议席,基本上都取得胜利,如果行动党拿捏不好,坚持与前首相马哈迪合作,开拓蓝海策略,争取马来选票,不惜压低华人色彩,可能让原本支持者失望,产生不想投票的情绪。

“这样一来,华人选民占45%以上的议席,可能就会有危险,此外还需要考虑冠病关系,投票率保守估计会减少5-10%,万一今年大选,大马与新加坡边境还没有开放,选民如何回来投票,行动党会面临投票率的问题。”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

他说,以上述角度来看,这样是华沙派顾虑,即行动党没有守著基本盘,执意要开拓一个存在未知数的马来政治市场,冒著流失华人选票的风选。

Advertisement

以李泰德的观察,大选的要顾虑两个事情,第一是守著基本盘,第二是开拓新票源,但行动党的问题是,竞选的马来选民为主议席不到5个。

“行动党若积极开拓马来选票,或许能增加3%-5%游离选票,但如果同时失去华人选票,对行动党的影响是比较严重的,毕竟其上阵多数议席依然是华人选区。”

时评人刘惟诚则认为,现在选民对行动党只有两种态度,第一种是不管行动党如何斗,不管是候选人的派系,只要是行动党上阵就会投票支持,这是属于死忠支持者。

第二是对行动党早已经失去信心,从支持转变为消极态度,这种选民可能不会投票或投废票,甚至转而支持第三势,这些人对行动党已经反感,党内纷争的出现,只会让他们更加反感。

“因此,精英派和草根派的纠纷,属于茶杯里的风波,整体来说不太会影响到选民情绪。”

时评人刘惟诚
时评人刘惟诚

维持稳定 分歧或对当权派冲击不大

分析认为,行动党内部分歧,最终还是以维持稳定为主,不会对当权派产生巨大冲击。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称,行动党的党选是采取复选制,与大多数政党不一样,就是一个领袖需要得到多数中委会的支持,才能出任党职,从过去党选来看,尽管有争议声出现,但可以看到林吉祥父子的影响力依然强大。

他认为,在今次纷争中,还有许多人没有表态,他们不一定被归类在英沙或华沙,由于要应对大选,最终还是以维稳为主,维持现有领导班底。

他称,草根派要在党选大获全胜不太可能,党代表会比较倾向维持现状,但可能会让不同声音进去中委会,至于进入中委会后,能不能获得党职,则要30名中委投票决定。

他指出,复选制度的好处,是平衡派系斗争和党内对立,这也是行动党的任何内部纷争可以熄火的原因之一。

时评人刘惟诚认为,行动党一直有意识形态之争,每当关键时机都会浮现,今次则是被放大。

他说,今次党选是行动党丢失政权的第一场党选,由于尝试过执政滋味,精英派对草根派的打压会更加突出,认为他们的立场才是行动党唯一的意识形态。精英派认为,要达成的重返布城的目标,就是要淡化华人色彩。

“但是,草根派今次表现高调,主要是觉得精英派的策略两边不讨好,即可能会引起华人选民不满,但又吸引不到过多马来选票。”

“如果精英派在执政时期的策略受用和有效,草根派就会慢慢消失,但关键是似乎不太行得通,因此草根派不断促请行动党要重回过去的路线,以华人权利为目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