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美里25日讯)针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拿督阿玛道格拉斯早前宣布,砂拉越政府将重新开放让外国人入境政策。但是,目前正值砂拉越境内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不断上升、趋向大暴发的严峻挑战之际,连砂拉越人接种疫苗只停留在“安排”之中,到时是否能达致最少80%砂人接种疫苗的目标,达致群体免疫效果,迄今一切还言之过早。”

Advertisement
砂人联党美里埔奕支部青年团团长朱景祥。

滞留砂外劳先处理

砂政府之前已宣布要重新开放外国人、包括外劳入境,这将有可能让砂拉越政府的抗疫工作,面对“两头不到岸”的窘境。

砂人联党美里埔奕支部青年团团长朱景祥认为,砂政府现今阶段不应急于开放让外劳入境,当局应该就现有逾期逗留、滞留在砂拉越境内的外劳、尤其是印尼外劳先着手处理,包括更新和安排他们到需外劳的领域工作,而不应该急不及待便引进更多新外劳,造成旧的问题没解决,却再带入更多有可能尚未进行疫苗接种的新外劳入境,这将加剧砂拉越的防疫工作。

他说,砂拉越由于邻国印尼靠近的关系,大部分的重工业、农业、建筑、制造、服务(运输、餐馆、采石场和采矿场),都比较依靠印尼外劳,但砂拉越政府部门是否了解邻国印尼的疫情状况极度糟糕,恳求砂政府三思而行。

Advertisement

旧患未除添新忧

朱景祥建议,砂政府应该先找出和厘清迄今还有多少印尼外劳滞留砂拉越,以及他们涉及不同领域的工作,唯有在收集完整数据后,才决定到时是否还有需要引进更多外劳,否则,“旧患未除,又添新忧”。

他说,即便要引进些一些行业急需外劳,砂政府有必要确保这些新外劳都已经接种疫苗,以及雇主提供的住宿都符合卫生条件,即使日后不幸传出印尼外劳感染群时,雇主现有的住宿和卫生条件,都可充作彼等的隔疫用途,减轻政府在抗疫的重担。

他表示,砂政府想要尽快恢复市场经济,就急需印尼外劳行业填补“空缺”用意是好的,但若急于开放让新外劳入境,却没设法解决已经逾期滞留砂境内的外劳,这将对振兴砂拉越经济欲速则不达,反而衍生更多的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