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知名美国投资人巴菲特(图)旗下投资旗舰巴郡(Berkshire Hathaway,又译白沙)的一些股东而言,疫情后一连串挑战正促使他们重新考虑巴菲特旗下集团。 (图取自路透社档案照)

(奥马哈4日讯)对知名美国投资人巴菲特旗下投资旗舰巴郡(Berkshire Hathaway,又译白沙)的一些股东而言,疫情后一连串挑战正促使他们重新考虑巴菲特旗下集团。这些挑战包括正在逼近的通胀、收购案的稀缺,以及更多的环保及社会信息披露要求。

Advertisement

路透社报导,巴菲特长期生意伙伴芒格当地时间上周六(1日)在股东年会中表示,以往要在巴郡赚钱易如反掌,“但这越来越难了”。

长久以来,投资者不断对押注巴菲特的绩效优于大盘乐此不疲,而且假如美国经济持续从疫情引发的低迷中复苏,许多人仍然相信巴郡的增长将会加快。

不过,一些人担心,去年状况可能加大了巴郡实现更快增长的难度。 

美国斯米德资本管理公司(Smead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执行员斯米德说:“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削减对巴郡的持仓,因为我们显然比他更会赚钱。”斯米德资本管理公司的25亿美元(约103亿令吉)投资组合中,巴郡仓位配比已从10年前的5%下降至2.2%左右。

Advertisement

斯米德称,空前的政府刺激措施以及低到不行的利率,恐将促使通货膨胀上升,而巴郡规模太过巨大,可能无法灵巧地把投资转向那些将因消费物价上升而得益的企业。

数名巴郡股东亦表达挫折感,认为巴菲特没有在疫情初期抢进更多企业股票,错失了机会,因为标普500指数已比去年低点大涨近90%。

史上超低的利率则是另一个打压巴郡赚钱能力的因素,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简称美联储,FED)已承诺,将于数年内保持近零利率。

巴菲特指,目前巴郡每年可从其持有的逾1000亿美元(约4119亿令吉)美国公债中,赚取约2000万美元(约8239万令吉),而疫情前则约为15亿美元(约62亿令吉)。

Advertisement

巴郡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巴菲特和芒格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培育的企业文化。

他们两人都对巴郡在没有他们的情形下,维持既定路线的能力表达了信心。公司副董事长埃布尔和贾因,在年度股东大会中与他们一起现身在台上。

巴菲特在谈及巴郡时说:“除非有正确的文化与之相配,否则这种权力分散是行不通的。”

芒格在谈及埃布尔时,说道:“格雷格(Greg,埃布尔的名字)将延续这种文化。”

巴菲特对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到,若他卸任,非保险业务负责人埃布尔将担任首席执行员,从而结束了几年来外界对巴菲特继任者人选的臆测。

巴菲特表示,“董事们达成一致,假若今晚我发生什么事,则明天早晨将由格雷格接任我。”现年90岁的巴菲特,从未透露他离任的时间表。

股东迈尔斯称,埃布尔和贾因出席会议是“真正的增值”。

贾因则提及,他和埃布尔每个季度都会谈论他们负责的业务。

埃布尔谈到了巴郡围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问题所做的努力,两项股东提案要求董事会发布年度报告,说明每个子公司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巴郡反对这些提案,理由是其分散的业务模式。

这两项提案都被否决,但获得了约1/4的投票支持,说明巴郡股东的不满比以往表现得更强烈。

支持这些提案的股东纽伯格伯曼(Neuberger Berman)的投资管理总监麦克谢里说:“这些都是复杂议题,需要持续对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