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4日讯)雪隆华小确诊不断,已让校方倍感压力,然而近日却有家长执意追问确诊学生的真实身份,甚至在家长群组中穷追猛打,引发争议!

Advertisement

一些家长认为,他们有权知道确诊学生的真实身份,校方选择不公开是对其他家长不公平;然而,也有家长看不过眼,认为执意要知道确诊学生身份的做法有欠妥当,甚至有可能在学生康复后,造成有关学生被指责或霸凌。

一名反对公开确诊学生身份的A家长,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直言,其孩子就读吉隆坡某华小,上周一(26日),学校曾发布通告,通知家长校内有两个班级各有一名学生确诊,而她孩子就读的班级即是其中一班。

“当时所有的家长都陷入慌张之中,也不断有家长在群组中发问,其中一位看似愤怒的家长,就质问说确诊学生的身份究竟是谁。”

她说,尽管当时老师已回应说不便透露,但有关家长依然不死心,而转向其他家长询问。

Advertisement

“有关家长甚至在群组中促请当天孩子有上学的家长留下名字,若没留下名字者,就是…(意指可合理推敲为确诊者)。”

“该家长认为,不公开(确诊学生身份)对其他家长不公平,不过一些家长并不苟同这种做法,因此当时只有8名家长留下名字。”

她说,而其他的家长则认为,班级出现确诊应该一同面对,包括给予确诊学生鼓励支持,庆幸该名家长最后也听取劝告,并没有把行动上升到发函给学校或教育部持续施压。

“即便确诊者不是我的孩子,但将心比心,任何家长都不会希望是自己的孩子确诊;而且如果公开身份,小孩日后康复后返校上课,是否会遭到同学指责或排挤霸凌等状况发生呢。”

Advertisement

此外,遇过类似情况,孩子就读吉隆坡某小学的T太太也表示,上周三校方公布孩子就读的班级有学生确诊后,同样有数名家长在群聊发难,质问谁是确诊学生。

“那些家长后来在其他家长劝说下平息了,可一周后其中一位家长似乎依然不甘罢休,居然趁著老师上网课的休息时间,在网课平台询问所有学生,到底是谁确诊?”

她说,这些家长的气愤她固然能理解,但在情在理,对方都不应穷追不舍地非要问到确诊学生的身份不可。

到底,家长是否有权知道确诊学生的身份?全国校长职工会主席林美琴直言,校方有义务守护学生权益,冀家长们换位思考,勿对确诊学生身份穷追猛打。

针对外界部分声音批评校方不公开确诊学生身份的做法,林美琴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指出,校方不公开确诊学生的名字属于一种保护机制,无论是卫生局、县教育局官员,还有校方,都有义务保护确诊学生的权益。

“换个角度思考,若是作为确诊孩童的家长,是否愿意公开孩子的身份?而且公开确诊学生身份,对其他家长能起到什么帮助?自我防疫保护好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家长以同理心来对待确诊病例,况且公开确诊的班级和人数就足以让所有家长做好预防,举例某班级一名学生确诊,那么其馀的同班学生势必就要配合检测和展开隔离,那为何还要耿耿于怀追问谁确诊了?”

她说,校方该做的是,一旦确诊学生有乘搭校车,或是前往安亲班,就要立即通知这些单位。

她表示,在情在法,校方都不能公开确诊学生的身份,以免添加学生的压力。在情即要有同理心,而在法即是当局已下令,不可公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