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4日讯)在新加坡打拼的大马客工发烧数日,因脑压过高导致中风昏迷,晕倒在家楼下,身在大马的妻子与丈夫失联后,急得上网寻人,不料找到丈夫时,他已人在医院,不但失去部分听力,也认不得家人,行为犹如小孩,反应迟缓生活不能自理。

Advertisement

34岁的黄奕立(铝制品设计师)到新加坡工作多年,妻子刘女士(32岁)则为了照看年仅5岁和两岁的孩子在马来西亚生活。

刘女士受访时透露,其丈夫4月初其实已经感觉身体不适,出现发烧、头疼等症状。丈夫后来在她的督促下去看了两次医生,但均未发现病因,因此4月18日决定去做详细的身体检查。

“那段时间我很担心他的身体,所以一直与他保持联系。下午他告诉我已经完成检查,在回家路上,我就放心了,谁知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他。”

刘女士说,丈夫平时从来不会失联,天天都会与她和孩子视频通话,就算真的太忙也会交代,因此那天晚上她联系不上人,顿感心急如焚。

Advertisement

她立即上网求助,请在新加坡的朋友们帮忙寻人,24小时后更直接报警。后来警方终于找到黄奕立,原来他因中风倒在家楼下,而且手机和钱包都不在身上,因此院方没能及时联络家人。不过后来似是有人找到他的钱包手机,院方已归还家属。

黄奕立昏迷了大约一周,但醒来后完全不记得家人,而且听力受损,反应迟缓。

刘女士说,家人一度必须将字写在白板上与他沟通。

黄奕立在新加坡工作多年,是家中经济支柱。
黄奕立在新加坡工作多年,是家中经济支柱。

刘女士说著有些哽咽,她无奈道:“他像个孩子一样,吃东西的动作都不是很顺畅,需要人照顾。”

Advertisement

黄奕立的哥哥受访时称,弟弟刚醒来时确实无法认出任何人,而且听力也有问题,但昨日似乎可以认出与他同住的几个哥哥。

“虽然跟他说话的时候没什么反应,但比较熟悉的人他已经能认出来了。我平时不和他住在一起,所以他还认不出我。”

黄奕立是从事铝制品设计,经常会把工作带回家,在家画设计图画到很晚都不睡。生病的那两日,他还在继续工作,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我们每天都会通视频电话,他晚上会把图带回家画,然后一边开著视频和我们聊天一边工作。经常是聊到凌晨12时、1时,我和孩子都准备睡了,他还会继续画图。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们最小的孩子才两岁,都靠他抚养,所以我明白他很辛苦,也很心疼他。”

黄奕立病情目前有所好转,家人希望能把他带回大马就医,以节省一些医药费。

原本是家庭主妇的刘女士透露,丈夫的医药费已经累计超过6万元(约18万令吉),而且还可能继续增加。虽然有一些好心人在give.asia网站捐款伸出援手,但家中的经济状况仍不乐观,因此她希望能尽快把丈夫接回大马。

“我也想去新加坡照顾他,但两个孩子离不开我,我也有些不知所措。现在我已经和医院联系,安排把他接回来马来西亚的医院,新加坡的医药费太贵了。”

她之后打算和嫂嫂学做糕点,帮补家用,慢慢偿还丈夫的医药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