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就在众多研究机构与药厂尝试要在破纪录时间里研发成功新冠疫苗之际,辉瑞药厂(Pfizer)做出与竞争对手截然不同的决策。相对于其他竞争对手承诺不会透过新冠疫苗赚取利润,辉瑞则打算仍然透过疫苗营利。

Advertisement

辉瑞4日宣布,新冠疫苗在2021年1月至3月间赚进35亿美元(约144亿令吉),占整体营利约四分之一,新冠疫苗俨然成为辉瑞最为有利可图的金鸡母。

把从来没有实践过的理论研发成新冠疫苗,因此拯救了芸芸众生,让辉瑞赢得嘉许。然而,辉瑞疫苗的配送,极高比例是交给了富有国家,受到舆论注意。辉瑞高层先前曾说,会确保贫穷国家也跟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能够取得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显示,截至今年4月中旬为止,全球各地生产的7亿剂新冠疫苗里,富有国家总共取额将近87%,贫穷国家收到疫苗则只有0.2%。富有国家人民平均每4人就有1人已接种疫苗,但贫穷国家却是平均500人才有1人打了疫苗。

辉瑞4日在声明中说,到目前为止已经出货4亿3000万剂疫苗,前往共计91个国家及地区。至于其中有多少疫苗送往贫穷国家,辉瑞发言人卡斯提洛(Sharon Castillo)则不愿评论。辉瑞先前曾表示,提供疫苗给贫穷国家将不会赚取利润。

Advertisement

纽约时报指出,从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字来看,辉瑞提供给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疫苗数量,少之又少。

辉瑞之前承诺,将透过新冠疫苗全球取得机制COVAX,为贫穷国家提供4000万剂疫苗。纽约时报指出,辉瑞与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计划在2021年生产25亿剂疫苗,4000万剂换算起来还不到2%。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卫生政策家韦恩汉(Clare Wenham)说,辉瑞承诺提供给COVAX的疫苗根本是「沧海一粟」。

报导指出,娇生集团(Johnson & Johnson)、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都保证疫情期间将以非营利模式出售疫苗。莫德纳(Moderna)药厂从来没有做过生意,目前在市面上也没有其他的产品,对于新冠疫苗则定位为营利产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