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图。

(本报诗巫7日讯)在疫情严重化,砂拉越再没有一个绿区的当儿,人民生活越来越苦,尤其中下阶层的家庭,他们好些已经失业几个月,完全没有收入来源,非常需要政府的帮助。

Advertisement

诗巫再也民众安柏罗斯表示,佳节将至,政府宣布拨给500令吉特别津贴予公务员,看在其他人士眼中,又羡又慕,因公务员有政府关怀倍至的照顾,每月有稳定的收入,相反的,在私人界打工的日薪或月薪一族,却已过着捉襟见肘的日子,早已失业几个月了。

“这些人民可能是打工一族,如在咖啡店工作的人士,因现在饮食店没有正式开工,只有打包生意,业主本身已自身难保,每日只赚取微薄的收入,而无法续聘他们的工人,所以这些工入现只能喝西北风。”

他指,还有一些农业市集的小贩也在失业,因为市集早已不被允许营业,这些小贩目前也在家里纳凉而愁眉不展,收入完全断源,想要出外捕鱼或找吃的,也不敢冒险,只因SOP越来越紧,万一不小心中到罚款,这些小贩或中下阶层的人民,完全是拿不出钱来还罚单的,所以人民苦得很。

他问,允许让小贩在市集摆卖与让商家在五脚基摆货有什么分别﹖为何前者不能,而后者却可以,理由在那里﹖

Advertisement

他表示,小贩及市集农户在问,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复工赚取收入﹖但没人给予他们答案。

“这些正面临生活苦恼的百姓,尤其是日薪一族,有做工才有收入的一群,非常需要政府当局的援助,人民可怜,但谁懂得中下百姓的心声﹖”

他说,政府日前一直鼓励人民务农,如今这些农户早要断粮了,因为种出来的农作物,没有市场好销售,农户们何去何从﹖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好方针提出来协助受影响的贫户。

他指﹐种出来的一些农作物是有中间人收购,问题是价钱是跳楼价,低到可怜,让农户日子很难过。

他表示,尽管政府有提供生活援助金,但一年只有3次,且分阶段给,其实这笔钱也是不够接济目前的生活状况,因为受影响的平民百姓层面广大,不仅联邦政府要出手,州政府也必须适时提出援助。

“因为行动管制令不断被延长,如被封锁的长屋居民,早已闹断粮了,因为行动受限,不能外出,只能找外界的亲友接济。”

他感到遗憾,第二阶段的行管令已在今年2月份开始,但政府当局好像没有听到中下阶层人民求助的心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