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7日讯)33岁的青年律师因新冠肺炎引发罕见的脑部感染,在双溪毛糯医院度过了艰辛的20天,有18天需要插胃食管,而其中有9天住在加护病房与死神拼搏。

这名律师在面子书细述了他艰辛战胜病魔的过程,收获一众网民的打气及祝福。

《东方日报》得到这名律师的许可,可转载及整理报导他的帖文。

他现年33岁,没有“三高”(血压、血脂、血糖),也没有其他疾病,身体健康,原以为患上新冠只是居家隔离、休息10天,最多失去味觉及嗅觉,却万万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

他在贴文中指出,我迄今也不知道怎么感染上新冠肺炎,因他身边的密切接触者当中,没人告知他是确诊病例。

他也提醒大家,不要小看新冠,以为年轻人患病的机率较小,但不代表没有,更不要以为年轻人患上的话没事,因他就在双溪毛糯医院度过了人生最难熬的时间,但也很感恩老天给了我第二次重生的机会。

他说,他是一名民事诉讼律师,说话能力对他而已很重要,所以工作方面真的影响很大。

“虽然可能还需要一些复健(rehab)才能恢复正常说话,但是很庆幸可以活著出来,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一切都不怕!”

讲话不清楚 感觉像中风

他说,他是在得知患上新冠肺炎居家隔离的第3天,突然发现自己讲话有些不清楚,感觉就是有一点像中风那样,接著喝水及吃东西则频繁噎到,因为他担心是中风,马上打了“999”。

他说,与医护人员通了电话后,不到30分钟,救护车就把他送去 双溪毛糯医院,这也是他人生第一次上救护车。

他说,一到医院,怀疑是新冠肺炎导致脑部感染,医护人员就帮他做了脑部CT扫描,前前后后一共做了3次脑部CT扫描、磁共振血管造影(MRangiogram)、抽骨髓及腰椎穿刺(Lumbar Puncture test),他形容整个情况“好像真的有一点严重……”

他说,在入院的首3日基本上还在普通病房,不过脑部感染导致喉咙没有力进食,而医生基本上都完全不让他吃饭、喝水,因为担心引发肺积水,所以就用 一条长长的插管,从他的鼻子插到喉咙,直接打牛奶进胃。

 “每一次打牛奶进去之前,都需要把胃酸抽出来先,被这条管插著真的很痛很不舒服,嘴巴也干掉裂到流血,只能用棉花棒沾水去去涂一涂。  ”

被逼插尿袋 包成人尿片

他陈述,入院的第4至第12天是他在医院最痛苦的时刻,因新冠引发脑部感染的情况比较少有。

因担心接下来会否呼吸困难,因此为了可以更严密监督,他被送进了加护病房,而在加护病房里不允许带手机进入,而他当时也没有按手机的力气了。

他当时被逼插上尿袋及包成人尿片,对于一个30多岁的健康成年人,要在床用尿袋及尿片大小便,有些接受不到。

 “每一天只能躺在床上,每3个小时就有护士回来帮忙打针及抽血等等。由于血管比较细,左手打完了打右手,手没有位子打了,就打肚子,全部地方都黑青了。”

他形容,在加护病床的确度日如年,插著胃食管也很不舒服,每晚都睡不著,他每天都尝试跟护士拿一些安眠药才能睡得著。

 “有时候,迷迷糊糊起身的时候,还看见病房里送进了黑袋子,原来是隔壁病床的病人去世了。” 

他补充,他当时每一天都担心著自己会不会下一个。

最开心时刻 与亲友视讯

不过,他说,每天最开心的时刻是护士会限时让我通电话,与家人朋友视频聊天,虽然他讲不到话,只能点头摇头。

在入院第12至16天时,他因为病情稳定下来,因此转向普通病房,做了几次的吞咽测试,但依然会噎到,所以还是被逼插上胃食管。

他说,那边的病房很热,每晚只能让护士帮我弄湿毛巾,擦一擦身体,好让他可以比较好睡。

以他的亲身经历,在新冠普通病房里,其实很难入睡,每天会有病人呻吟或是大骂,要医生们放他们出去做工。

 “有一个婆婆还一直求医生放她回家煮饭给家人吃,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想回家,每一个晚上都是无数个机器声音伴著入眠的。”

他说,这也让他飘过无数个念头,很想逃出去,不过最后也乖乖留下来了。

“我能回家了 医护还不能”

在入院第17至第19天,他终于解除了新冠的标签,但因为还是吞咽不到食物,所以还要留院观察做复健,很庆幸的是,在最后2天,他终于可以慢慢进食。

 “原来平时可以吞食,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他说,到了第18天,他也终于可以冲凉,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18天没有冲凉及刷牙。

到了入院第20天,医生终于说他可以​​出院,他真心很感谢所有的医护人。

 “我们(病患)很想回家,他们(医护人员)也很想回家,我能回家了,他们还不能回家。”

医护人员日日夜夜的照顾著病人已不容易,这名青年律师还揭露,一些变态的病人还趁机去非礼护士,此行为实在是过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