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受菲律宾军方、媒体和国内亲美人士的挑拨,菲律宾的反华情绪升温,总统杜特尔特已数次发声“灭火”。

Advertisement

本周,杜特尔特推出了更加严厉的措施。据路透社5月18日报道,杜特尔特禁止其内阁和政府成员公开谈论南海问题,他在一次全国电视讲话中表示:“这是我现在对内阁和整个政府的命令,不要与任何人讨论西菲律宾海(菲律宾官方对中国南海的称呼)的问题。”

“如果我们必须谈,我们就内部讨论,发言人哈里·罗计(菲律宾总统发言人)会负责这件事。”

路透社称,自2016年上任以来,杜特尔特一直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友好的关系,搁置领土争端。但在此前几周,菲律宾政界、军界却多次对中国采取了强硬立场。

先是外长洛钦曾就牛轭礁一事在个人社交账户上发表带脏字的言论,遭杜特尔特不点名批评;后又有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索贝哈纳要求总统为中业岛的一个后勤中心提供资金,叫嚣要把所谓的中国“海上民兵船”赶出专属经济区。

Advertisement

反对派也不是省油的灯。前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利用牛轭礁问题与杜特尔特针锋相对,要求两人就此事展开一场辩论;参议员潘菲罗·拉克森也站出来指责杜特尔特10日涉及中国的发言“令人困惑”。他宣称,菲律宾应在主权问题上坚定立场,借助美国等“军事强国”的力量对中国施加压力。

据《菲律宾商报》报道,面对舆论压力,马科斯政府时期的国防部长,96岁高龄的前参议长恩里莱力谏杜特尔特不要理会外界批评。

他说道:“总统先生,你只对菲律宾人民负责,你的外交政策不需要向任何特定的人负责,你要做的是以最好的方式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无需回应他们,他们会因为总统回应他们而感到高兴。”

杜特尔特听从了恩里莱的建议,称:“对我来说,你是唯一重要的人,如果你说我无需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我就不会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菲律宾商报》称,恩里莱在当天还敦促杜特尔特对中国保持友好态度。他认为:“我们的做法应该是有好的,而不是强硬和咄咄逼人的。如果我们不能与中国达成协议,我们的经济和安全将受到影响。”

恩里莱还称:“我们承担不起与中国对抗的后果,如果我们与中国对抗,我们会损失更多,除了与中国谈判,我们别无选择。”

对于菲律宾近期升温的反华情绪,菲律宾华商纵横传媒社长黄栋星分析称,菲律宾明年五月将举行大选,目前菲确诊病例突破一百万宗,近二万人死亡,该国成为东南亚抗疫表现第二差的国家(印尼第一)。封城年余,经济崩溃,民生痛苦,政府抗疫“焦头烂额”备受压力,百姓不满情绪滋生。

他认为,明年的大选将是菲律宾“民粹”主义与“民主精英”阵营的对决,结果关系着菲律宾未来的命运,华人被划为与“亲中”的老杜政权在同一条船上,因此前景也风险叠生。

黄栋星警告,当反华排华浪潮兴起,菲律宾人失了理性,引爆长期以来积累在心中的怒火,局势将难以预料,这也要求我们需提早做好防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