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化的双溪毛糯医院逐渐清晰,画面切换至医院内的加护病房,墙壁上的白板空格显示了入住就诊的四级与五级重症新冠肺炎病患,近九成者都标注依赖呼吸辅助器。

Advertisement

随后,黑暗的画面伴随著撕心裂肺的无奈、无力、无助的哭声;一名身穿防护服的护士站在病床边,天人交战地拿著手机,试图为被打上马赛克,但依然清楚可见被呼吸管缠绕的病人,做人生最后的告别式。

旁白叙述,电话的另一端在哭诉道别的不舍。

这是来自TV3 Majalah 3电视节目一出讲述雪兰莪州双溪毛糯医院,以及沙登方舱医院现况的新冠肺炎特辑电视节目。

整部纪录片时长近41分钟,绝对比日前某部冒上热搜的41分钟网红短片更加震撼和具警惕性。

Advertisement

又,忆起星洲日报摄影苏长国早前在脸书贴出的确诊文。

我想,普遍上大家都不会料想自己有确诊的一天,也可以想像到自己进到加护病房的那一刻,应该是人生跑马灯反复快转,幸运的或许可以出院,但不幸的,就好像特辑节目中,返魂乏术。

此时写著此篇文章的我,回想过去半年的东方《龙门阵》,都离不开疫情课题,迫使我必须深思,除了做好自己,在专栏发挥一些影响力和做点规劝以外,我还能做些什么?

我国疫苗接种计划已经来到第二阶段,政府虽然在推行方面的进度略显缓慢,但著实可看见其努力;而人民则仍旧分裂,有人积极防疫,有人事不关己,有人积极说服登记接种疫苗,虽无法判定这些鸿沟是否扩大,但切身感受到它们出现在我的身旁。

为了响应政府的#保护自己#保护全民的口号,我选择自愿接受施打英国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目前不舒服等副作用陆续挥发。

防疫快一年半,戴口罩、勤洗手消毒和保持身距成为习以为常的新常态,看见国外陆续迎来在户外可免戴口罩的消息,不禁心生羡慕。但我仍深刻了解,群体免疫人口不达标,就妄想会有拿下口罩的一天。

看到这里,你是否也羡慕外国脱下口罩的这些宣布?是否经常地想起以前在机场奔跑的兴奋感?想念旅游,尤其是之前对新加坡与香港建立绿色泡泡一事,也有羡慕之情?

若有,去说服你身边的亲朋戚友打疫苗,就好像你在509大选那样积极要他们出来投票,或者像当初努力说服他们上街参与净选盟集会那样。

因为说服登记接种疫苗,绝对超越推广选民登记的意义,所以不应该只是落在政党身上。老调重弹一句,施打疫苗未必有风险,但不施打则绝对有风险。

西方有句名言,“There is no wrong time to do the right thing”。马来西亚曾经用齐心防疫的表现,成为国际焦点,现在也依然能够紧急煞车,扳回正方向盘,谁说只有台湾能用两周时间向世界示范?

马来西亚也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