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迈入21世纪之初,就与SARS病毒接触,然而,SARS来之突然去时迅速,仅带走一小部分人命即退场。阔别数十年后,再以SARS2名号重现人间席卷全球,世界各地尸体堆积如山,宛如历史古籍中的瘟疫浩劫。 

Advertisement

当人类在预测疫情全球大流行会延续多久,希望疫苗能迅速遏止疫情蔓延时,其实可以回顾过去千年间的瘟疫历史。可以曾经三度在世界各地肆虐,掠夺数亿人命的鼠疫作为借鉴,都是防疫观念错误而导致疫情蔓延。 

鼠疫是人类有史以来,可通过历史纪录来考证的大流行瘟疫,比霍乱和流感全球大流行的历史纪录要早。鼠疫也被鉴定在世上三度出现,第一阶段的鼠疫大流行,于公元541年,同时在东罗马帝国和法兰克王国爆发。 

第一阶段鼠疫,根据当时的传教士考究源自努比亚(当今埃塞尔比亚),然后通过埃及亚历山大城市传到整个欧洲。这阶段的鼠疫大流行,在持续200多年后,预估从欧洲、非洲和亚洲(中东区)夺走1500万至1亿人命。 

第二阶段鼠疫从公元1347年起,至公元1841年为止,整个大流行延续了467年。由于延续时间长久,遍布地区广泛,涵盖整个欧洲和亚洲,预估累计2500万至2亿人口病死,到了公元16、17世纪开始被称为黑死病。 

当今世人在嘲笑印度人,以牛粪和尿液来对抗印度变种病毒时,当年欧洲人则是不洗澡,相信身体污垢能抵挡黑死病的感染,结果,当欧洲人也无法忍受体臭时,现代流行的香水行业就在那历史背景下腾空出世。 

第三阶段鼠疫被考究于1855年,时值清朝咸丰年间在云南省爆发,直到1890年传到广州和香港时,才引发鼠疫全球大流行。根据数据统计,这一场鼠疫造成1500万人死亡,不过,鼠疫疫苗则在1897年面世。 

第二阶段与第三段的鼠疫,时间间隔才14年。黑死病的持续蔓延,除了跟人类的卫生习惯有关,也跟商业、传教和战争活动有关。即便疫苗诞生,也不一定能拯救当时穷困的中国,因此,伍连德的防疫措施才显得重要。 

当年大清帝国面临国力和财政枯竭,唯有依靠伍连德的防疫理论,通过阻断各省的交通联系,戴口罩和防护衣,以及焚烧尸体阻断疫情蔓延。当时的清朝人也不可能等待疫苗,仅能在防疫和公共卫生上坚持标准程序。 

为此,当国家选择经济而放宽防疫时,民众在生命和生计之间寻找平衡点时,务必遵守防疫措施。即便全面封锁能够中断感染链,然而,根据历史轨迹,在缺乏常识和防疫松懈下,疫情在短暂消失后依然会卷土重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