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殡葬业逐渐走向专业和年轻化。一圆,本地一家文青风格十足的殡葬服务公司,将人性化小细节纳入丧礼中,为逝者量身定制属于他们的丧礼。图为一圆小孩逝者打造的葬礼主题,希望最后一程也是快乐无比的。(图取自一圆面子书)

传统观念,殡葬业仿佛是老人家或基层人士的活儿,更有“棺材佬”之称,然而经过数十年的创新和改革,我国殡葬业已逐渐走向专业和制度化。南方大学学院自2018年开始与富贵集团联办殡葬经营与管理专业证书课程,旨在让葬礼以更专业化的形式举办,更希望借此提升殡葬业者在社会上的地位——他们不是“棺材佬”,而是“生命礼仪师”。

Advertisement

每个人都会面对生老病死,人在最后一程结束时,如何走得有尊严,如何让家属安心,透过丧礼的过程,安慰家属并尊重亡者,也让人们有慎终追远的态度,这都是生命礼仪师的工作和责任。南华大学生死系讲座教授徐福全指:“从事殡葬业需具备的最核心知识,包括丧葬礼仪、丧服制度、殡葬文书及宗教科仪;次核心的知识为殡葬法规、临终关怀、悲伤辅导、择日堪舆及会场布置。相关人员也需要对生死学、遗体美容、公共卫生、遗产继承法规等有所认识。”

他续说,大多数人往往对葬礼的流程都不了解,待真正遇上的时候常常十分茫然,手足无措,倘若此时遇上不专业的业者,更是会雪上加霜,甚至让家属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不同籍贯与宗教拥有各别的殡葬仪式,有广东、福建、客家、潮州、佛教、基督教、道教甚至是无神论等等,专业殡葬业者需要具备相关方面的知识,保留传统习俗之余,亦可向家属清楚交代和解释每个仪式背后的用意,避免意见分歧,也让家属们更安心。

南华大学生死系讲座教授徐福全认为,一场专业的葬礼是对社会的一种教育,从而把正确传统习俗传承下去。
南华大学生死系讲座教授徐福全认为,一场专业的葬礼是对社会的一种教育,从而把正确传统习俗传承下去。

一场葬礼,一次社会教育

一场专业的葬礼其实也是一种对社会的教育。徐福全解释:“过往很多所谓的传统习俗根本没有文书记载,大部分都是口耳相传。”他认为,当传统习俗是以口耳相传的形式传承时,过程中很容易出现变质和不完整的情况,导致民众无法分辨“礼”和“俗”,进而产生迷信。受到儒家、孝道思想影响,传统华人社会对于侍奉长辈特别重视。孔子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除了长辈生前要以礼节来侍奉,长辈死亡之后更要以礼来安葬和祭祀。丧礼中诸般礼仪与法事,除了表达孝思,亦在于协助亡魂通过不安定的状态,终而回归祖先的行列。

Advertisement

他认为,当殡葬业走向专业化,除了让习俗和礼俗可以完整被保留之外,也能走向环保和卫生化。“卫生化是目前最被重视的一环,尤其是处理因新冠肺炎离世的亡者,业者该如何保护自己免受感染,这都是专业学问。”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是殡葬服务的一次大考,作为此次疫情防控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殡葬行业担负著特殊的重任,包括如何更妥当地处置和接运遗体、对逝者家属的安抚,以及尽力阻断疫情扩散的防护工作。对于相关处理程序,南方大学学院兼南方教育机构总监黄益知是过来人。“去年我母亲因病离世,当时院方怀疑她是感染新冠病毒导致器官衰竭,虽然后来报告呈阴性,但整个过程皆以新冠肺炎死者的方式处理。”根据卫生部指南,从确定死亡到下葬,必须在7小时内完成。“幸好有专业的殡葬团队帮忙,让整个过程更顺利。”

富贵集团为遗体化妆师打造更专业形式,推出白衣天使项目,主要的使命是为逝去的女性防腐、洁身、化妆和殓服。过程中,绝不让男性接触及观看,给予女性逝者最大的尊重。
富贵集团为遗体化妆师打造更专业形式,推出白衣天使项目,主要的使命是为逝去的女性防腐、洁身、化妆和殓服。过程中,绝不让男性接触及观看,给予女性逝者最大的尊重。

生命礼仪师给予专业谘询

尽管徐福全认为生命礼仪师的主轴应该围绕在丧葬礼仪,临终关怀、悲伤辅导属于次要,但黄益知却认为,两者其实同样重要,尤其是新冠疫情席卷全球造成许多人不幸病故,最让死者家属难过和无法接受的是没办法见到亲人的最后一面,甚至连丧葬仪式都不能参加。“身为一位专业的生命礼仪师,可以透过专业知识给予家属最好的谘询,进而让心情获得释怀。”

自2017年开始,南方大学学院致力于推动多元教育发展,也为青年及社会人士提供进修专业技职课程的平台。黄益知表示:“随著时代的转变,我们发现技能行业也逐渐走向‘专业要求’模式,其中包括殡葬业和产后护理(月嫂)。”他预测,未来从事殡葬和产后护理行业会和水电技工一样,需要考取职照才能提供服务。

南方大学学院与富贵集团联办殡葬经营与管理专业证书课程,提供近115小时的课程训练,包括实践学习。图为学生前往士古来富贵纪念馆,学习遗体处理。
南方大学学院与富贵集团联办殡葬经营与管理专业证书课程,提供近115小时的课程训练,包括实践学习。图为学生前往士古来富贵纪念馆,学习遗体处理。

南方大学学院推出的殡葬经营与管理专业证书课程,2018、2019年是以线下形式进行,共115个小时,共吸引40位学生参与;2020年以线上形式举办,微课程模式,共吸引60人参与。”黄益知分享,前来参与的学生基本分为3大类,包括现职殡葬服务人员,希望透过课程提升个人知识;计划往殡葬行业发展的人;以及个人对殡葬礼仪感兴趣。“曾经有位学生,他参与课程是因为之前一场不好体验的葬礼。”因为自己参与了一场很令人伤心的葬礼,促使他很想了解葬礼、习俗仪式背后的意义。

正如徐福全所说,一场专业的葬礼或许没办法将家属的悲伤降低,但至少可以让他们获得舒解,因为透过各种习俗仪式、宗教信仰,让他们相信亲人其实是去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一位友人的家庭原本是无宗教信仰,他们原本也不计划安排宗教仪式,但葬礼的最后一天,竟然安排了‘打斋’仪式。”他指,这场仪式究竟是做给死人还是活人呢?“或许做了仪式能让家属的心情比较释怀。”

南方大学学院兼南方教育机构总监黄益知表示,殡葬经营与管理专业证书课程将会是南方大学学院一项长期的课程选项。“基本上我们提供是基础课程,倘若学生有意升造,可往台湾南华大学。”据他所知,我国仍没有专属殡葬经营的相关专业课程提供。“市场上主要以探讨生命意义的课程居多。”
南方大学学院兼南方教育机构总监黄益知表示,殡葬经营与管理专业证书课程将会是南方大学学院一项长期的课程选项。“基本上我们提供是基础课程,倘若学生有意升造,可往台湾南华大学。”据他所知,我国仍没有专属殡葬经营的相关专业课程提供。“市场上主要以探讨生命意义的课程居多。”

葬礼是人生的谢幕

一场丧礼,无法唤回往生者重回人世,但至少可以好好地送他走完人世的最后一程。在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有至亲好友围绕、有信仰的宗教做为心灵依靠、在干净素雅的环境下,回顾过去一生的精采经历,让在世的亲友可以慢慢舒缓离别的痛苦。“葬礼是人生的谢幕,而生命礼仪师就是葬礼的导演,执导逝者人生最后的电影。”徐福全如此说道。

黄益知也补充,殡葬业近年来开始吸引越来越多年轻人入行,当中不乏专业人士。“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阶段,新冠疫情更是让全球死亡人数节节上升,殡葬服务需求大增。”他无奈表示,去年包括妈妈在内,身边共有7位亲人相续离开人世。

近年来,殡葬业逐渐往集团和高价化发展。“老实说,目前市场上的殡葬种类基本分为两种,一种较为专业,而另一种是传统形式。”专业服务收费较高,预算有限的家庭或许没办法承担,因此他希望殡葬业可以全面专业化,专业和收费亦能取得平衡,以让每个人都有能力享受更专业的服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