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三波疫情,每次都是从东海岸开始。沙巴第一波疫情,来源于全国第二波,大城堡清真寺传教集会,当时斗湖受传染人数沙巴第一

Advertisement

沙巴第二波疫情,就是沙巴州选引发的全国第三波。斗湖、拿笃扣留营的冠病来源是哪里?答案是偷渡客。卫生总监诺希山就指出,拿笃感染群之所以蔓延,其中的原因是确诊的偷渡客被扣留后,与其他扣留犯一起关在狭窄的监狱,再加上之前的检测程序缓慢,使到病毒在斗湖监狱蔓延。http://(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index.php/news/nation/2020/09/15/363826)

沙巴第三波疫情,乃是第二波疫情并没断根、社区出现感染后的疫情反弹。从今年4月3日开始,斗湖县率先实行限行令(MCO)、拿笃县迟一点于4月11日开始MCO、山打根县再后从4月17日开始MCO。其时,沙巴其馀县市处于复苏期(RMCO)。一直到4月29日为止,东海岸才随著全州一起转为有条件限行令(CMCO)。

也因为4月初沙巴东海岸疫情反弹,因此整个斋戒月(4月13日至5月13日)期间,沙巴禁止斋戒月市集,入货了的商贾欲哭无泪。当半岛疫情因为毫无限制的群聚活动而日趋严重的近期,反而沙巴疫情一直保持在双位数。要直到开斋节允许首三天互访之后,才开始升高,最高纪录为300左右。

海岸线绵长的东海岸,与印尼(斗湖)、菲律宾(山打根)形成一海相隔的边境,是极其暧昧的缓冲空间。边境两端的人群流动已有上百年历史,走私活动如入无人之境、无证移民络绎不绝。

Advertisement

乱无章法的行政

一般上,主权国家控制疫情第一步,都是从限制境外输入开始,从国门开始严禁出入。可是,一旦遇上主权国家权威失效的边境,连运送偷渡客的整条产业链都没法斩断,我们看不见摸不著的病毒焉能受控呢?

在疫苗接种登记及施打率上,对比全国各州,沙巴都敬陪末座,位列最低。截至5月29日为止,沙巴的疫苗接种登记率为18.7%,登记率全国第二的吉兰丹,都有33.4%,更遑论同样地广人稀的砂拉越早都58.76%。

我认为沙巴低登记率与广大的无证移民存在于社会中,尤其是东海岸,有莫大的关系。无证移民害怕因为登记接种疫苗,反导致被逮捕驱赶出镜。国盟政府对于到底要逮捕/还是不逮捕无证者,根本没有共识。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此前曾口头保证,政府不会逮捕现身接种冠病疫苗的无证移民。

然而,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无视去年因为在各加限令区大举拘捕无证者,最终导致超载的监狱与扣留所变成冠病簇群温床的历史,延续一贯鹰派作风,放话“足够的扣留所已经准备好了”。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封城时期,移民局、警方与国民登记局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驱逐胡虏还我河山。

这样一来,无证移民超过人口1/4的沙巴,几时才能完成大逮捕行动,全都驱逐出境?这个风下之乡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被形容为造成全国第三波疫情的州属,390万人口中只有14万多人已经接种了疫苗,这个政府真够牛逼。若说沙巴州选触发第三波疫情,倒不如说乱无章法、多头马车的行政,才是造成马来西亚一直苦于疫情不能自拔的主因!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