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打根7日讯)民主行动党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诗怡列出10个政府未能够处理沙巴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批评政府自2020年3月18日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将近1年3个月以来,疫情没有丝毫改善的迹象,更看不到尽头。

Advertisement

她指出,人民认为经过多次的行管令后,国盟联邦政府或沙盟州政府理应可以更好地处理,且具有清晰的沟通渠道和易于理解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但不幸的是情况并非如此,以致在落实最新一轮的全面封锁措施后,政府的处理方式却让人民更加混乱、恼火甚至沮丧。

黄诗怡于今日,发表一篇文告中,列出表明政府未能够处理疫情的10个问题。

「第一点,州政府与联邦政府之间缺乏协调,显而易见的是联邦部长在宣布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都是单方面发布,而没有事先与沙巴州政府讨论;否则如何解释为何出现这种“现象”,即在联邦政府每次重达宣布后,州政府在一、两天后发表声明澄清沙巴是否跟随联邦政府的脚步?为避免混淆,州政府不是应该在联邦政府宣布后立即制定或公告吗?」

她说,其次,州政府与联邦政府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相互矛盾,往往州政府与联邦政府的略有不同。有些领域需要联邦批准才能够在全面封锁行管令期间继续运营,不过这些领域在联邦标准作业程序下是不允许,而沙巴方面则相反该如何是好?例如沙巴允许洗车中心、书店和手机店营业,但联邦政府不允许。试问这些领域要如何向贸工部申请批准经营?

「第三点,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存在许多问题,如沙巴所有企业都需要申请贸工部准证才能营运?汽车零件或木材店被视为五金店?空调维修是否属于维修类别,然而我们没有看见部长们立即出来澄清避免混淆,由此可见部长们都不愿意负责和理清情况。」

黄诗怡认为,政府没有提供有效的沟通渠道让人民了解情况,尽管政府机构通过社交媒体平台简单发布官方公告,但是没有预先通知将发布特定公告,或将发布重要公告的固定日或每周时间表。

她强调,并非所有的沙巴人都擅长社交媒体,然而当局提供的热线几乎无法接通,传统印刷媒体只能够报导前一天发生的新闻,结果政府重要的公告淹没在假新闻和不准确信息的汪洋中,而当人们不知道需要做什么的时候,该如何与疫情进行对抗。

「州政府似乎像吉隆坡交易所那样监控每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每日上升和下降,并根据每日的确诊数字作出本能反应,而沙巴营业时间最新调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措施是否基于科学和数据,冠病基本传染数(R-naught)和阳性反应率(Positive Rate)如何?比起监控确诊病例趋势应该以准确预测更为重要。」

黄诗怡也要求政府解释为何吉隆坡的确诊病例比沙巴还高的情况下还能够营运更长的时间,这背后的科学根据在哪。

此外,她说,除了负责发布沙巴标准作业程序的国家安全理事会之外,其他州政府部门似乎也渴望参与其中,例如工程部(KKR)首次为当前的全面封锁行管令,为其管辖的部门颁布自身的标准作业,然而却与国家安全理事会的相互矛盾,导致第一天下午6点后强制关闭沙巴所有的港口,直至第二天才”U转“引用回国家安全理事会的版本,可是已造成损失。

黄诗怡也挪揄掉头(U-turn)已成为国盟和沙盟政府的标志,每天不断随心所欲更改和颁布标志作业程序,就如昨日(6日)晚上10点重新公布州内商业营业时间最新标志作业程序,然而这只是较早版本后的一个小时,难道政府认为沙巴人民每周7天24小时全天候留意它的脸书?

黄诗怡指出,5月31日在6月1日期间,在短短24个小时,沙巴州政府为落实全面封锁行管令重新更改及颁布3次标准作业程序,然而在开始两天后又制定另一份,这样的最后一刻更改岂不让人混淆,政府还斗胆责怪人民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究竟他们在讨论哪个版本的标准作业程序。

黄诗怡认为,在目标热点实行加强行动管制令的效果不佳,其目的是为减缓疫情在社区的传播,但总是提前2至3天宣布,这会导致目标地区的居民提早离开,这岂不是违反该措施的目的。

此外,她也抨击沙巴州政府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和表现,直至2021年6月6日,沙巴仍然是全国疫苗登记率和接种率最低的州属,远远落后于其他州,到目前为止只有不到20%的人进行疫苗接种,倘若不采取强硬的措施,将无法实现群体免疫,可悲的是州政府无动于衷。

「虽然世界各国已开始解除限制,让日常生活恢复正常,但沙巴并没有比一年前更好,由于州政府对新冠肺炎如此公然管理不当,导致沙巴人普遍感到困惑和沮丧,国盟和沙盟无法逃脱责备,使他们导致我们疫情恶化。」

黄诗怡批评国盟和沙盟政府的无能,让沙巴人的生命和生计暴露在危险之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