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中有一句:“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白话就是“贤人不用, 小人就会占据官位,百姓就会背弃离散,上天也会降下灾难”。我国目前的政局与疫情,正好完美诠释了这句话。

Advertisement

2018年大选,纳吉被马哈迪带领的希盟轰下台,然而马哈迪政府并没有交出显著的政绩,无法落实大选宣言,一再玩弄种族政策,引发民怨。

喜来登政变,慕尤丁任相,一年多来,疫情三度爆发,考验著他的治理能力。然而,这个拥有70位正副部长的慕尤丁政府,无论是疫情防控,国家建设及政治表现上,皆表现差强人意,人民的支持度如滑铁卢。

民间也就开始出现了另一把声音,那就是要前首相纳吉回锅任相,这可有民意基础的。北方大学政治研究学院进行一项民调,纳吉竟获得逾半受访者认同为我国最具影响力的政治领袖,把安华与慕尤丁远远抛在民调之后。再看看纳吉的社交帖文,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令人难以想像的赞数及网民的留言支持,都在显示纳吉的人气与支持度一直在冲天,而且是历久不衰。

在被轰下台初期,社会恨不得希盟政府马上对纳吉进行清算,“明正典刑”。然而,或许是人民看不见的政治博弈,纳吉并没有预期般被逮捕归案。而纳吉却开始了他政治生涯的逆转,开始主动出击,对希盟政府的政策一一调侃,剥丝抽茧,以论据数据来反驳希盟政府的各项措施,希盟无力反击,而人民却逐渐信服其言论及政见。

希盟政府频频激起民怨以后,纳吉也因此累计了他下台后的新里程碑─民意名望。幽默的抽水方式,掠获各阶层,尤其年轻一代的民心。慕尤丁任相,纳吉从刚开始的支持,到如今割席分坐,对国盟政府的政策也诸多批判与嘲讽,尤其经济课题上,纳吉常发表掷地有声的政见,获得人民热烈赞许。疫情防控课题上,纳吉也毫不留情向国盟政府开炮,让本来就对国盟政府不满的老百姓更为怨怒,纷纷拥戴了这位“抽水王”。

纳吉之所以被广泛民众重新接纳,也不全然在于他的抽水本领,而是他确实提出了不少有建设,远瞻及可行的政见。社交媒体最近就有网友整理出一系列纳吉下台后对希盟及国盟政府的“忠言”,例如早在2020年2月纳吉建议希盟政府因疫情禁止来自中国的游客,希盟并没有采纳,后来的局面就无需赘言了。

纳吉曾警告国盟政府说,要求参加沙巴州选返回西马的人士进行 3天的自我隔离是非常危险的。纳吉以身作则,自我隔离14天。一周后政府才承认3天自我隔离期是一个错误,但为时已晚,病毒已在半岛蔓延,引发第二波疫情。

安华的失败

要说纳吉再度任相,我们不得不提安华这位已经“候任”多年的希盟首相人选。安华虽为将才,但是他无法给予人民信心,尤其在经过喜来登政变以后,公正党分裂加剧。安华热衷于政治游戏,例如制造补选,放话夺权却没有一次是成为事实,选民感觉被玩弄。

与其说安华一再错失相位,倒不如说他没有具备当一个首相的能力。虽为希盟共主,但安华所领导的公正党长久以来分裂,导致安华在政治上积累了来自基层的不满,人民的唾弃。与纳吉恰恰相反。

纳吉适合再任相吗?各有说法。然而,被火箭妖魔化二十多年的马哈迪,都能够被火箭漂白成为共主,纳吉以其政治优势回锅任相,就不是不可能的事。虽然SRC国际案被判12年牢狱,但在政治上,任何事都可以反转。509变天以后至今,政治的混乱,经济的疲软,政策的失败等等,当回看纳吉任期的表现,我们就不会对“还是纳吉当首相好”这番言论感到奇怪了。

人民开始接纳一个贪污舞弊的领袖重返政治核心,不是人民迂腐,不是民智未开,而是政治始终是在不断的恶性循环。糟糕的政客驱动糟糕政治,从而导致政治与社会更为恶化。然而必须知道,在法治社会贪官“能吏”如果能功过相抵,既可怕也荒谬。

评论: 廖明安 (自由撰稿人)

Advertisement